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周從謹沈宜的小說 第7章_睿臺小說
◈ 第6章

第7章

沈宜走出公司樓下大門時,大雨還在瓢潑。

深秋冷風夾雜碎冰雹和雨水,徹骨寒意直竄進沈宜領口。

馬路口紅綠燈不斷閃過,大小車輛駛過她身側,濺起一趟趟雨水。

沈宜舉着的傘並不結實,大風吹來,差點掀翻蓋。

她渾身被淋了七八分,鞋子里全進了水。

正咬牙冒雨往前走,身側路邊不知何時駛來一輛靜謐的車,速度放緩,跟着沈宜步伐。

車窗落下,露出周從謹一張淡定的臉。

「上車。」他隔着雨簾,微抬高聲音。

沈宜在沒見到他之前,並不覺得自己此刻處境有多尷尬。

乍和他對視,立即騰出一些氣惱,氣惱自己為何會在這般狼狽的情況遇見他。

她固執地將傘壓低,擋住自己的臉繼續向前走,和上次一樣沒有理他。

周從謹並未離開,腳底輕控着剎車,契而不舍地跟在她身側。

周圍都是下班的人群,已經有好幾個路過的人朝這邊望過來,觀摩着這輛價格不菲的邁巴赫和路邊女子的默默「博弈」。

周從謹車窗大方開着,絲毫不擔心被人認出來。

沈宜卻有這方面的顧慮,終於妥協,收了傘,動作迅速地進了他的車。

周從謹望着副駕上的沈宜,神色有了一絲柔緩。

他記得自己兩年前最後一次見到她,也是這樣冰冷的,雨雪交加的天氣。

第二日雨過天晴後,她便如人間蒸發,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他視線里。

*

車內和車外彷彿兩個世界。

安靜、溫暖,還帶着几絲若有若無的烏木幽香。

這氣息,很熟悉,即使她此前只坐過他幾次車。

兩年前那些碎片化的記憶又再次破冰而出,散落在她腦海里。

沈宜輕蹙眉。

周從謹轉過頭看她,視線無意地落在她沾了幾根濕發的額鬢上。

輕掃而下,白皙地天鵝脖頸也沾了幾根烏黑長發。

領口處,濕透了的雪紡內襯緊緊吸附在嬌嫩纖瘦的鎖骨上,顯得那處若隱若現地肌膚愈發地光滑嬌嫩……

外面帶進來的冷空氣還未散盡,她在隱隱發抖。

周從謹移開視線。合上車窗,打開暖空調。

「系好安全帶。」他提醒。

沈宜放下濕淋淋的雨傘,對他說了句謝謝。

系好安全帶後,她第一反應是去檢查身下的座椅。

已經被她方才開門飄進來和身上的雨水淋濕z了。

沈宜很謹慎,迅速用手去抹擦,意識到自己今天穿的是件白色的大衣,心底微舒一口氣。

幸好是白色,沒有被他質疑褪色的可能。

「怎麼了?」

沈宜搖搖頭,沉聲道歉:「把您車淋濕z了些。」

周從謹餘光看了她一眼,微搖頭表示無事。

沈宜趁着調整坐姿的間隙瞟了他幾眼。

依舊是那張清俊周氣,沉斂端正的容顏。

修長手臂半舒展地搭在轉盤上,骨節分明的手遊刃有餘地輕轉方向盤,動作神態給人一種說不出的魅力和剋制的性張力。

沈宜平淡地移開視線,望向窗外。

明明是個男人,卻似如一株罌粟花,外表散發著極致魅人的氣息,稍不注意被他蠱惑了接近,又會被內里潛藏的劇烈毒性腐蝕殆盡。

「家住哪裡?送你回去。」周從謹聲音沉穩。

「額不用了。」沈宜透過前車窗伸手指引:「前面第二個路口左轉,有個地鐵站。」

周從謹沒有吭聲。

片刻後回了個「好」。

車內靜默了幾分鐘。

沈宜並未詢問他突如其來地訪問藍心是出於何目的,畢竟那看上去並不是她這個層級該關心的事情。

周從謹對這些事也隻字不提。

路上很堵,車走得很慢。

沈宜望向自己這邊窗外,無聊地看着外面冒雨行人和車輛。

周從謹的聲音再次響起:「這兩年,都在這家公司工作?」

沈宜偏回頭,目光正視前方:「一年前來的。」

靜默半響,周從謹突然緩緩道:「你父親……」

沈宜臉色頓了頓。

「去世了。」

周從謹早猜到七八分,臉上並沒有表現出很吃驚的樣子,只輕緩道:「我很抱歉。」

沈宜目光遊離在窗外一閃而過的街景,沒有說話。

她不想和他多提自己父親的事情。

周從謹側眸看她,眼底泛出細微波瀾:「那天……」

車轉彎,很快到達地鐵站口。

「我到了。」沈宜打斷他的話。

她指尖輕開安全帶,拎起雨傘和包,對他低頭說了聲謝謝。

「沈宜。」開門之際,周從謹叫住她。

沈宜回頭瞧他,眼底靜默無痕。

「對不起。」這三個字從周從謹那張儒俊的臉上說出來,實在為難了些。

沈宜沒說話,開門打傘,進入風雨中。

周從謹望着她的身影一直消失在地鐵站口,才收回視線。

他盯着手邊的手機,突然想起什麼。

沒有將她微信加回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