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周從謹沈宜的小說 第6章_睿臺小說
◈ 第5章

第6章

隔天,陳睿大步流星跨進公司,眉飛色舞,神采奕奕,沖Ellen大老遠地叫姐:「Ellen姐,準備一份……」

他走近,故意壓低聲音對她神秘道:「給安廈的公司簡介。」

沈宜坐在Ellen對面,聽到這句話眉心重重跳了下。

「不是吧陳總,真讓你給拿下了?」Ellen有些詫異。

陳睿得意洋洋:「下周一,周總親自帶隊,來我們公司參觀。會議內容你來安排。」

「周總,周從謹?!」

陳睿對她打了個響指:「不然呢?」

臨走前再三高聲囑咐:「公司簡介務必好好做!咱公司接下來幾年的鐵飯碗就都指着這周從謹了。」

佳寶等幾個同事坐在一旁聽了,紛紛興奮地交頭接耳:

「我們這一個小公司,值得他周從謹親自帶隊來考察?」

「沒想到那看起來啞光的周從謹真吃咱陳總油光那一套?」

幾人私下將周從謹定義為啞光總裁,最初的印象來自那日音樂餐吧里,他通身的低調謙和氣質。

「什麼啞光油光。這些話被陳總聽見了,他該傷心了。」Ellen笑着將幾人話題拉回正經。

Ellen三十齣頭,是藍心這家廣告公司另外一個客戶經理。

獅子座,為人大氣,性格自帶幾分豪爽。

因為懷着孕,身材顯得幾分臃腫。但這種身材和她的性子卻莫名契合,出乎意料地給她整個形象添加了幾許強勢氣場。

「小宜,你這幾日收集下我們公司近年來的一些代表案例。」Ellen敲了敲微微發愣的沈宜桌子。

「怎麼了?剛才開始就在發獃?」她關心問道。

「沒有,就是昨晚沒睡好。」沈宜連忙道。

「一個人……也睡不好?」佳寶坐她左側工位上,腳一蹬椅子滑湊過來,故意調侃她。

「說什麼呢?」沈宜聽出了其他意思,無奈笑着將她推了回去。

*

周從謹來藍心拜訪那日,下了很大的暴雨。

他領着一個特助,和三個相關負責人,由陳睿引着從地下車庫乘電梯上來。

全程沒有讓陳睿舉辦任何歡迎儀式,十分低調。

陳睿為了顯示重視程度,幾乎將公司所有的人都拉來了,表意聆聽周總指導。

沈宜和佳寶跟在Ellen身後,站在會議室門口,等待迎接人進門。

佳寶瞄了眼站在前面的Amy,她今天特意打扮了一番,一身淺藍色套裙,白色高跟皮鞋,大z波浪秀髮,彎眉紅唇,精緻不已。

佳寶學着Amy踮起腳尖,做着誇張刻意的撩發動作,逗得沈宜輕笑了一下。

周從謹幾人從轉角出現時,沈宜聽到周圍女同事一片倒吸氣,隨即氣氛轉為肅靜,無人再敢吱聲。

Amy先Ellen一步,小高跟噠噠趕上去迎接,熱情地將人引進會議室入座。

周從謹穿了身和那日餐吧里類似的黑色西裝,內搭牛仔藍襯衣,深棕色領帶,職場常見的搭配,穿在他身上卻別有一番風味。

襯出寬肩窄腰,長手長腳。

微躬身、握手、打招呼、解扣、落座……一套動作下來行雲流水,優雅得體。

佳寶坐在沈宜旁邊,眼神不住往他身上瞟,輕嘆息道:「這種總裁到底是誰在談?」

沈宜抿嘴一笑,眼神卻流露出几絲冷意,並無興趣在周從謹身上有片刻停留。

所以沒有發現,後者的餘光好幾次向她這邊打量過來。

*

會議開了將近兩個小時,結束後,陳睿又將周從謹等人引入了自己辦公室。

沈宜和佳寶等人回了自己的工位。

「坐在會議室兩個多小時,聽得我腰酸背痛。」佳寶捶着自己的肩,忽聽得前方起了一陣微小的動靜。

幾人抬頭望過去,原是公司兩個行政部的姐姐推着輛小餐車,在給每個位置發放咖啡和糕點。

領到的同事紛紛驚呼:「是半盞。」

「半盞!」佳寶騰地站起來,腰不酸腿也不疼了。

半盞是全國知名的高端線下飲品店,因店內飲品和糕點價格昂貴,普通打工人根本捨不得點,被戲稱為「千金下午茶」。

佳寶盯着緩緩向這邊推過來的餐車,上面一排排咖啡和令人垂涎欲滴的蛋糕,兩眼發光:「咱公司什麼時候這麼大方了?」

兩個行政女孩相視而笑,眼神向陳睿辦公室示意了眼,抿嘴笑道:「這些都是周總請客。」

「周總?!」

「周總來我們公司視察,還請客吃下午茶?!」

「好貼心啊!」

佳寶和旁邊幾個同事輕呼出聲,紛紛眉飛色舞地開起玩笑互相逗樂。

沈宜盯着派發在自己桌上的一杯熱咖啡和慕斯蛋糕,對兩個行政女孩道了聲謝謝。

及到下班,收拾行李時,她又瞥見桌上一動未動的咖啡和蛋糕。

沈宜拎上包,漫不經心地提起那一袋咖啡和糕點,出門打卡,將東西隨手扔進了門后角落的垃圾桶。

身後腳步聲和交談聲突然及近:「周總,您看您這客氣的,來我們公司做客,還要您來請下午茶,我們都沒什麼好招待的。」

沈宜轉身,好死不死撞見了邁出門的嘩啦啦一批人。

側邊推門的是陳睿,中間走出來的正好是周從謹。

前面幾人視線瞄進垃圾桶,上一秒被扔進去的咖啡和糕點包裝完好無損,甚至裝飾帶也半分未扯。

周從謹的臉色當即暗了半分,目光從垃圾桶中移向沈宜。

陳睿的笑意僵在臉上,神情比周從謹還難看。

他瞥了眼一旁分不清表情的周從謹,硬扯着嘴角盯着沈宜,咬牙輕聲斥責:「好端端的東西你扔了幹什麼?」

扔了人家送的東西還被人當場抓住,這場面自然有些尷尬。

沈宜垂眸,凝神盯着地面,輕聲淡道:「不喜歡吃。」

「不喜歡吃你給我吃也行啊,周總請的東西你……你這小姑娘,要扔也不能當著……」

陳睿高音在中途一百八十度繞彎掉下來,戛然而止。

他連忙側頭向周從謹心虛地笑着道歉:「周總,年輕人不懂事愛浪費……呵呵呵……您別計較。」

周從謹漆黑的眼眸一眨不眨盯着垂頭不語的沈宜,羽睫掩蓋住瞳孔中說不清的沉暗情緒,最終輕移開目光,淡回了一句:「不喜歡,就扔了吧。」

頎長雙腿輕邁,繞過沈宜,領着一群人徑直向前走了。

陳睿看了眼落在人後的沈宜,捏起食指指在她面前點了幾下,眼見眾人走遠,來不及斥責,只能沒好氣地倉促道:「等我回來再教訓你!」

話畢,他追上周從謹,笑着引人進了電梯。

沈宜抬眸望了眼關上的電梯,輕嘆口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