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虞小柳魏祉 《虞小柳魏祉》 第1章_睿臺小說
◈ 《虞小柳魏祉小說閱讀》 第1章

《虞小柳魏祉》 第1章

虞小柳魏祉小說閱讀(主角虞小柳):作者文筆精湛,故事情節豐富,人物性格飽滿,是一部難得的好書,值得推薦。
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,歡迎閱讀虞小柳魏祉小說閱讀全文。
…《虞小柳魏祉小說閱讀》第1章免費試讀上位者的一舉一動都會被下位者仔細揣摩。
關於太子讓人給虞小柳做「佛粥」的事,沒多久便傳到了楊嬤嬤的耳朵里。
楊嬤嬤就是皇后的耳朵,很快皇后也知道了這件事。
跟大多數人的想法很相似,皇后也覺得太子會關心人了,是個好信號,又聽楊嬤嬤說虞小柳還發著燒,就賞賜了很多好的藥材,還有些漂亮的衣物跟首飾。
虞小柳第一次收到賞賜,還是女人最喜歡的漂亮衣服跟首飾,心情頓時就好了,人一心情好,病氣都去了一大半。
她下午就退了燒,能起床了,當即換上漂亮的衣服,戴上昂貴的首飾,打扮的嫵媚穠艷,容光燦盛,像是皇后宮殿前的牡丹花,然後趴桌子上抄寫幾頁佛經,拿去太子面前刷存在感了。
看在皇后賞賜的份上,不對,看在他「佛粥」的份上,就暫時不叫他狗男人了。
但狗男人就是狗。
他再次把她拒之門外了。
「殿下有令,閉關三天,任何人不得進。」
「……」虞小柳氣死了:什麼意思?
給一甜棗,再給一棒子是嗎?
現在整個東宮都知道他對她有意思,這會將她拒之門外,不是打她臉嗎?
別以為用閉關的名頭,她就不知他在想什麼了,分明就是心虛,不敢見她!
膽小鬼!
她不許他做膽小鬼,想着趁熱打鐵,便預謀晚上爬床。
為了讓自己的爬床能順利,特意等到後半夜,結果,就在她悄悄溜出屋子時,聽到了鬧哄哄的聲音,還伴隨着齊刷刷的、侍衛們出動的聲音。
這什麼情況?
她只是想爬個床,狗男人未卜先知、早做準備了?
虞小柳想回屋子睡覺,又一想富貴險中求,就壯着膽子去瞧一瞧了。
這一瞧,就發現那些侍衛哪裡是抓她,而是抓個小毛賊?
不,那一團灰的小身影不是小毛賊,而是個小姑娘。
小姑娘被侍衛們按在地上,一張小臉灰撲撲的,蓬頭垢面,衣衫襤褸,髒兮兮的小手正抓着個白面饅頭,似乎餓極了,都被按在地上了,也不聲辯、求饒,而是狼吞虎咽啃饅頭。
不知餓了多久,以致餓成這個樣子,看着怪可憐的。
虞小柳心裏同情,卻也沒打算做什麼,甚至覺得小姑娘影響了她的好事,希望侍衛們趕快抓了人走。
但侍衛們抓了人,「閑聊」了起來:「這女人看着傻裡傻氣的,不像是壞人。」
「壞人臉上還能寫字?
興許是被我們發現了,不得已的偽裝。」
「對。
皇宮那麼大,哪裡不能偷吃?
為什麼非跑到東宮來偷吃?
定然是對東宮圖謀不軌!」
「抓起來,送慎刑司吧!」
「宮裡有規矩,手腳不幹凈是要砍手砍腳的。
這小姑娘看着怪可憐,真進了慎刑司,怕是不能活着出來了。」
……侍衛中還是有些性情純善之人的,就問了:「哎,你是誰?
叫什麼?
為什麼來東宮?
有什麼目的?」
小姑娘吃完了饅頭,才像是知道自己身處何種境地,忙雙手比劃咿咿呀呀着什麼。
「她是個啞巴?」
「啞巴?
我聽說浣衣局有個啞女,或許是她?」
「哎,你是叫……葉蟬?」
……有侍衛認出她來。
葉蟬忙不迭點着頭。
但侍衛說:「你是宮中人,難道不知宮中規矩?
私闖東宮,乃是大罪!」
葉蟬搖頭,指着自己的肚子,濕漉漉的眼神可憐而迫切,像是在說:我太餓了。
太餓了。
你們饒了我吧。
侍衛們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有些為難了:這女人看似是個柔弱可憐的啞女,但私闖東宮,如果放過,以後出了什麼事,誰擔待得起?
「隊長還沒來嗎?
我是聽不懂她想說什麼,還是問過隊長,看要不要送慎刑司吧。」
有侍衛建議。
小姑娘一聽慎刑司就嚇着了,一個用力,推開他們就要跑。
可惜,沒跑掉。
侍衛隊長帶着幾個侍衛匆匆而來,一個飛旋,人帶着長劍,落到了小姑娘面前,同時,手中寒光凜冽的長劍落到了小姑娘的脖子上:「再動一下,小心腦袋落地!」
小姑娘嚇得眼淚汪汪,又開始咿咿呀呀伸手亂比劃。
侍衛隊長看得皺眉,還很沒耐心:「鬼鬼祟祟,形跡可疑,帶下去,送去慎刑司!」
他比那些侍衛們狠厲多了。
虞小柳看戲看到這裡,想着現代電視劇關於慎刑司的可怕演繹,擔心小姑娘受迫害,就忍不住出聲了:「等下!」
她走到侍衛隊長面前,為小姑娘說情:「你派兩個人帶她去浣衣局核實下她的身份,看她是不是被欺凌得吃不飽飯,如果是,就放了她吧。
她一個小姑娘為了口吃的,給逼成這個樣子,你們這些理當救助弱小的大男人,還要推她去慎刑司,簡直是推她去死!
恕我直言,爾等見死不救,便是助紂為虐!」
侍衛隊長不以為然,冷酷無情道:「小柳姑娘,此事與你無關,還望你不要插手。
此女子私闖東宮,我等奉皇命守衛東宮安全,寧可錯殺一千,不可放過一人。」
虞小柳:「……」這萬惡的皇權時代!
她知道自己人微言輕,便四下一掃,尋求助力,然後就看到了楊嬤嬤,她披着個灰色披風,站在不遠處的檐下,立刻蹦跳着揮手喊人:「楊嬤嬤,哈哈,你也沒睡呀,快過來玩啊。」
楊嬤嬤走過來,也看了全過程的她,並不想摻和這件事,也不想虞小柳摻和進去,就提醒了:「姑娘還記得跟皇后娘娘的三日之約嗎?
如今殿下閉關,不肯見你,你已經自身難保,還有心思管別人?」
她是個只做錦上添花之事的人,對虞小柳這種行為很是不認可,覺得她在自找麻煩。
虞小柳也很討厭麻煩,但到底是現代文明社會培養的三好女青年,有自己的價值觀,就笑呵呵說了:「嬤嬤誤會了,是這樣的,殿下常跟我說,日行一善,積福積德。
殿下一心向佛,我心慕殿下,自然要追隨殿下的信仰。
嬤嬤,你可千萬支持支持我。
沒準殿下知我至純至善,對我另眼相看了呢。」
微風拂過。
不遠處的廊柱後有暗金色的衣擺飄蕩。
魏祉看着這一幕,心道:這女人,救個人,還要搬他出來!
真真是狡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