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4章

第4章(2)

,因為傅暮遲一直把我護在懷裡。
但他的腿……
這是我欠他的,我永遠也還不清。
我可以對步月歌不滿,但如果這一切都是傅暮遲的意思,那我就不能有一點不悅。
可那些作品相當於我的生命!
我垂下眼,內心在掙扎。
傅暮遲也沒再說話,像是在等我的妥協。
我總是對他妥協,原來是因為愛,後來是因為愛和愧疚。
半晌,我終於想明白,重新看向傅暮遲。
「如果我把這雙腿賠給你,你能不能讓步月歌把我的東西還給我?」
……
十分鐘後,我走出了傅氏集團的大門。
傅暮遲沒有要我的腿,他當時的眼神可能是覺得我瘋了。
他給了我一個禮拜的時間,讓我想好了去和步月歌道歉。
失主向小偷道歉,多好笑,真是聞所未聞,前所未有。
迎面一陣悶熱的風吹來。
我的眼前倏然一陣模糊,抬手去揉,才發現是積在眼眶裡的點點淚水。
不,我絕對不會給步月歌道歉。
我寧願失去一雙腿。
我下定決心,轉過身重新走進傅氏集團的大樓。
在電梯里,我一遍遍在內心打草稿,以至於電梯到了頂樓,門開那刻「叮」的一聲給我嚇了一跳。
這一整層都是傅暮遲的辦公室。
我深吸了口氣走出電梯,一抬頭,卻看見一個人背對着我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,正拿着手機不知道在和誰打電話。
強烈的陽光下,男人五官完美,西裝下的雙腿筆直有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