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上戀綜後,首富影帝求我回家秦漪封庭 第3章_睿臺小說
◈ 第2章

第3章

秦家人回頭,看到秦漪不疾不徐走進來。

從遠看,那身氣質當真是不凡。

可一看到她的臉,還有那一頭扎眼的綠色頭髮,便什麼氣質都煙消雲散了,只讓人打從心裏作嘔。

真是上不得檯面。

秦父秦母不約而同地想。

沒有一點兒能比得上晚晚,還是得要趕緊甩開她才是。

秦烈居高臨下看着秦漪,忍着厭惡道:「你來得正好,咱們把話一次性說清楚。」

「放棄傅至易,簽署棄養協議,只要答應這兩條,要什麼條件,隨你開。」

傅至易這事兒,確實是秦家不厚道。

秦漪跟傅至易的婚約是傅家老爺子定下的,當時的秦父秦母也同意。

誰知秦照晚歸來之後,竟直言她和傅至易已是一見傾心,兩情相悅。

秦家也沒有什麼辦法,畢竟晚晚喜歡,什麼都沒有晚晚重要。

如今提出補償,也並非是為了秦漪,她如何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,不能讓秦照晚的名聲受到絲毫損害。

秦漪聽到此話,竟是出乎意料的雲淡風輕。

「二少都這麼說了,我不答應倒顯得不識趣了。」

此言一出,秦家眾人俱是愣在了原地。

她居然鬆口了?

他們是不是聽錯了?

所有人都知道秦漪愛傅至易愛得要死,昨天還放話說除非逼死她,不然她死都不放手。

這會兒又突然鬆口,誰知道是不是又在耍什麼手段。

秦烈同樣一臉狐疑地看着秦漪。

她剛剛居然叫他秦二少,她以前不都眼巴巴叫他二哥的嗎,不讓叫都不行,煩得要死。

這會兒怎麼那麼識趣了?

大哥秦暄第一次開口:「你的條件是什麼?」

秦漪歪坐在沙發上,不太端莊的坐姿,骨頭懶懶的,唇角輕輕揚起,淺色的瞳孔,竟是以前從未見過的光輝色彩。

她道:「我的條件是,秦家要當眾公開我和傅至易的婚約。」

「真正的第三者另有其人,卻害我背了這麼久的鍋,我討點公道回來,很理所應當吧。」

直播間觀眾:「!!!!」

【卧槽!!!!!!我的耳朵是不是瞎了???秦漪和傅大少居然有婚約,這真的假的????】

【所以秦家這是縱容親生女兒搶養女未婚夫,還威逼利誘秦漪退婚走人???秦漪雖說不是親生的,可畢竟也是他們主動領養的,這樣做未免太不厚道吧??】

【好特么炸裂,照這麼說,秦漪是無辜的,秦照晚才是小三?】

【不是,秦舔狗說的話你們也敢信?這女人就是神經病,嘴裏沒一句真話,大家千萬別被她騙了!】

【有眼睛的人都知道我們晚晚和傅少是兩情相悅,情比金堅,死皮賴臉糾纏不放的人一直是秦漪。】

【我看她是爭不過晚晚,這才編出一個莫須有的婚約來壞晚晚名聲,真的yue了這死心機婊。】

而此時,從秦漪口中聽到「第三者」三個字的秦母已然開始動怒,拿起杯子,徑直將水潑在了秦漪臉上。

「你算什麼東西,居然敢說我的女兒是第三者?」

妝容遇水花成一團,像是洗去了礙事的塵垢,露出清凌凌的一雙眼睛,眸底化開了雪,清冷疏離。

對上那樣一雙眼睛,秦母本能地身體一震。

然後,她看到面前的秦漪淡定地抹了一把臉,隨後面無表情抄起昂貴茶几上的水壺,將微燙的茶水連同茶葉猛地反潑了回來!

秦母被潑了個正着,濕淋淋的液體讓身上價值不菲的裙裝瞬間報廢。

她徹底失去理智,尖叫着往前撲:「小賤人!我要殺了你!」

秦漪將水壺摔在地上 ,舉着手機,笑容輕蔑冷艷。

「看到沒有,你們口中的高貴人家,秦家,就是這麼一副德行。」

見此一幕,網友已經徹底懵逼。

倒不全是因為秦家,而是因為此刻的秦漪。

她臉上濃重的妝容花了大半,有些地方已經露出了原本的冷白膚色。

那雙上揚的貓眼冷冷淡淡瞥過來,卻是令人為之一顫的嬌冷顏色。

是一個與往日完全不同的秦漪。

此刻直播間里的所有人不約而同當大了屏幕,想看得更清楚一些。

然而直播卻被瞬間掐斷。

是率先發現直播畫面的秦暄大步走來,一把奪走了秦漪的手機,用力摔在地上。

手機瞬間四分五裂。

不知是哪一塊碎片飛起,划過秦漪側頰,留下不輕不重的痛意,和瞬間沁出血跡的傷痕。

秦漪的臉色瞬間變冷,在所有人都沒回神的時候,抬起手,猛地甩了秦暄一巴掌。

「誰准你摔我的東西。」

偌大的客廳鴉雀無聲,僅剩秦暄壓抑不住怒火的粗沉喘息。

秦父秦母,乃至秦烈,全都愣在了原地,像看妖怪一樣看着突然強勢起來的秦漪,和明顯被打懵了的秦暄。

要知道,以往的秦漪可是最怕秦暄的,連話都不敢大聲跟他說。

而現在,她當眾甩了他一巴掌。

秦暄感受着臉上的疼痛,臉色難看到了極點,聲音更是沉到極致。

「秦漪,你想死?」

秦漪甩甩打痛的手腕,淡笑道:

「有這功夫,你還是擔心擔心自己的親妹妹吧。」

話音落下的同一時間,秦母的手機鈴聲響起。

電話那頭傳來秦照晚驚慌失措的聲音。

「媽媽,我跟至易在酒店被記者堵住了,他們正準備破門,怎麼辦啊……」

秦漪勾起唇角。

萬千寵愛的完美真千金秦照晚,和別人的未婚夫在酒店被抓個正着。

我倒要看看,這份見面禮,能不能讓你滿意。

秦家這邊兵荒馬亂,秦漪則是悠悠然上樓,換了身衣服,卸掉讓她渾身不適的妝容,摘掉扎眼的假髮。

鏡中是完完全全素顏的一張臉,肌膚冷白,眉目如畫,五官宛若上帝精心雕琢。

尤其是那一雙貓眼,眼尾上揚,瞳色淺淡,看起來厭倦而冷淡,卻又高貴不可言。

很好。

不僅名字一樣,連長相都與從前一般無二。

甚至看起來更厭世,一臉「老子不想活了有本事你把老子嫩死」的表情簡直讓她着迷。

這裡的東西秦漪一件都不想帶,只抱着原主一直以來養着的貓咪,下了樓。

聽到聲響,秦家人從短暫的忙亂中抽出身來,向樓上望去。

來人穿着簡單的寬T工裝褲,身材高挑纖細,扎眼的綠色頭髮消失不見,一頭黑髮被鴨舌帽穩穩地扣起,露出一張驚艷絕倫的漂亮臉蛋。

就是沒什麼表情,貓眼安靜地揚着,唇邊叼着一根棒棒糖,柔軟的唇珠被頂起一個微微的弧度。

秦家人看呆了,就連秦暄都不由得多看了她幾眼。

秦烈更是痴愣着,電話打了一半,連那頭下屬的呼喚聲都聽不到了。

直到秦漪站他面前,一腳把他踹開。

「是狗嗎,擋什麼路。」

秦烈:「……」

來不及罵人,他只來得及看到秦漪單薄纖細的背影,一步步走出秦家老宅。

一次都沒有回頭,就好像是甩掉了什麼垃圾和包袱,一身輕巧,毫無留戀。

秦烈突兀皺起眉頭。

電話那頭的下屬還在不斷催促。

「二少,已經安排酒店保安去攔住了記者們,但網上的輿論矛頭已經開始指向照晚小姐,該怎麼辦?」

秦烈毫不猶豫地說道:「立刻安排公關團隊和水軍,把錯全推到秦漪身上,絕不能讓晚晚的聲譽受損。」

「是。」

而此時,南城證券交易所。

「封總,城東那塊地的開發批文已經拿到手了,項目即刻就能提上啟程,這個消息一放出去,股價肯定蹭蹭上漲……」

二樓的絕佳位置,一個年輕的男人穩坐其間,斜支着腦袋,一張顛倒眾生的容顏萬分奪目,面前的人卻不敢多看哪怕一眼。

「封總,請您過來看看?」

男人小心地問。

封庭竟真的地起了身,很給面子地走到二樓看台前。

卻不是為了看股票,而是為了看下方的一個人。

一個戴着鴨舌帽的女孩子,懷裡還抱着一隻雪白的貓咪,面無表情吸得起勁。

沒辦法,秦漪是毛絨絨控。

她拒絕不了一切毛絨絨的東西。

可愛得要死。

秦漪一邊走,一邊低下頭吸貓。

二樓的封庭就這麼看着她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