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上戀綜後,首富影帝求我回家秦漪封庭 第2章_睿臺小說
◈ 第1章

第2章

南城。

「漪漪,你不是說要直播蹦極跟傅少表白,讓他看到你的決心嗎?現在直播間人數都快二十萬了,你怎麼還不跳?」

「你還在等什麼?快跳啊!」

聲線由遙遠變清晰,大腦就像過電一般,從混沌中猛然運轉起來。

秦漪睜開眼睛,看到自己綁着安全繩,正站在百米蹦極跳台上。

這是什麼情況?

她不是應該在頒獎典禮現場,準備迎來演員生涯中的最後一個最佳女主獎項,成為娛樂圈史上第一位全滿貫影后嗎?

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?

面前同樣綁着安全繩的女人還在不斷催促。

「你在搞什麼?還表不表白了,再這樣耗下去直播間觀眾都跑沒了!」

秦漪紋絲不動,甚至在女人伸手準備推她時,一個反手搶先將她推了下去。

尖叫怒罵聲頓時直衝雲霄,炸得人鼓膜發疼。
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」

「秦漪!你是不是瘋了?!!!」

女人的手機掉在跳台上。

秦漪撿起來,屏幕上花花綠綠的彈幕一齊衝進視野,那場面比倆男頂流**上身激情熱吻還要大。

然而更炸裂的是她自己的裝扮。

什麼玩意兒綠頭髮黑眼影大眼線紫口紅,哪裡來的鬼火精神少女?

秦漪忍着不適,很艱難地看到直播間標題——假千金秦漪以死相逼!蹦極表白傅家大少傅至易!

秦漪:「?」

等下,假千金?蹦極表白?傅至易?

這不是她看的那本狗血萬人迷瑪麗蘇文嗎 ?

她居然穿成了書里的同名炮灰女配!

炮灰女配秦漪是秦家名義上的女兒,說是收養,實則是為了替走丟的秦家小姐秦照晚擋災消業障,好讓她早日回歸。

真千金秦照晚歸來以後,秦父秦母和兩個哥哥對她是如珠似寶,千萬般寵愛。

為了不礙她的眼,直接甩出了棄養書,要將養女秦漪掃地出門。

就連秦漪原定的未婚夫傅至易也對秦照晚一見鍾情,一心一意要悔婚。

秦漪自然不願意,哭鬧無果之後,在「好閨蜜」江伶的建議下,選擇南城最高的蹦極點直播向傅至易表白。

並宣言,如果傅至易不答應和她在一起,她就解開安全繩,直接跳下去!

結果肯定可想而知,秦漪沒膽子真跳,傅至易也沒來,秦漪成了整個南城的笑柄,秦家也忙不迭跟她撇清了關係。

後來聽說秦照晚去參加了戀綜,秦漪也費盡心思上了同一檔節目,並作為假千金對照組,被真千金狠狠碾壓到了塵埃里,喜提全網黑。

最後更是在傅至易還有其他護花使者的授意下,被關進了精神病院,下場怎是一個凄慘了得。

從回憶中抽離,秦漪冷冷勾唇,內心一萬頭草泥馬呼嘯而過。

就差一步,她就能成為全滿貫影后,那是她奮鬥多年的唯一目標。

榮耀與桂冠唾手可得,眼下卻莫名其妙被拉進這個傻逼世界,等待她還是如此炸裂的炮灰命運。

她哭都沒地哭。

彈幕還在不停滾動,秦漪瞥一眼屏幕,煩得不行:「都閉嘴。」

冷淡的聲線,沒有刻意掩飾的不爽,混雜着一點似有若無的風聲,竟莫名顯出撩人的意味。

可惜的是這聲線的女人頂着一臉朋克怪異,堪稱丑絕的妝容,貌如其人,令人反胃。

【秦舔狗又抽什麼風?】

【呸!真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女人,為了纏住傅少,居然以命相逼,臨到頭了,又貪生怕死不敢跳,罵你都嫌浪費我的口水。】

【好好照照鏡子看看自己吧,鳩佔鵲巢的東西,怎麼配跟真千金秦照晚搶,傅少眼睛又沒出問題,怎麼可能看上你。】

【額……有一說一,她聲音還挺好的說。】

【居然把江伶就這麼推下去了?誰跟秦舔狗做朋友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!】

秦漪哼笑一聲。

明知道她怕高,還故意攛掇她蹦極表白,讓她當眾出醜。

還哪是閨蜜,這分明是特么敵蜜。

【到底跳不跳了?一點樂子都沒有,勞資白期待那麼久了。】

秦漪勾唇:「想要樂子,成啊。」

「直播間的,一個都別走,姐帶你們看點大的。」

秦漪拿着手機,果斷下了跳台,一路飆車回到了秦家。

過程中,直播一直是開着的,秦漪專註開車的模樣被收入鏡頭中。

如此詭異的角度,她的下頜線條卻出乎意料的好看。

【其實,忽略那一臉令人不適的大濃妝,秦漪的臉部線條其實長得很……驚艷。】

【真的!我一直不敢說,她的五官分佈和臉型真的萬里挑一!就是妝太濃,給人的感覺就是生理不適!】

【????樓上是秦舔狗買的水軍??對着這張驚世駭俗的臉你們居然還能誇得出口?】

【我還真就不走了,我倒要看看秦假貨又要作什麼妖。】

與此同時,秦家。

秦父看到今天的微博熱搜,氣得猛地一拍桌子:「這個孽障真是不像話!」

「秦家給她吃給她穿,她絲毫不感激,反而鬧出這麼多醜事!」

「那個棄養協議趕快拿去讓她簽字!趕緊走了乾淨!」

秦母在一旁幫腔:「要不是當初聽了大師的話,找一個女孩回來養着,積累功德福報,替晚晚擋災,讓咱們能早點把晚晚找回來,我才不同意收養她。」

「現在倒好,她跟塊牛皮膏藥一樣,甩不掉了。」

大哥秦暄一身正裝,聽着父母的話,並沒有說什麼,顯然也是認同。

他對秦漪並沒有什麼感情。

不只是他,他們全家,因着對秦照晚的思念和愧疚,對這個收養來的秦漪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感情投入。

那是對秦照晚的背叛,對她不公平。

他只是覺得父母應該用更溫和一點的方式放棄秦漪。

適當賠償一點是可以的,秦家也不在乎那些。

最起碼,不要鬧得那麼難看。

秦暄看了看視頻中妝容誇張的少女,很輕地蹙了一下眉,掩去不明顯的嫌惡。

二哥秦烈倒是更直接一些,言語間不乏對秦漪的厭惡。

「她如果識相一點,我們倒是能給她一些不菲的補償。」

「可她不知好歹,非要跟晚晚搶,自取其辱不嫌丟人,反倒連累我們整個秦家出洋相……」

「哦?我出什麼洋相了?」

一個漫不經心的聲音自身後響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