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墨少夫人她是全能大佬 第3章_睿臺小說
◈ 第2章

第3章

白錦瑟死死的咬着牙,手心都攥出血了。

可是,她還是毅然決然轉身回隔壁套間。

天知道她多想衝進去,撕了這對渣男賤女!

但最後的理智告訴她,她不能這麼做!

她不能衝動,她現在還在鄭懷辰的海天珠寶當設計師,鄭懷辰背叛這段感情也就算了。

他還把她蒙在鼓裡,給白琳琳當墊腳石。

愛情和事業上的雙重仇恨,不能輕易就這麼算了。

她要報仇,拿回屬於自己的一切,把這對賤人打入十八層地獄,讓他們加倍奉還!

還有父親那邊,她更得想辦法應對,不能意氣用事,害舅舅破產!

第二天早上,白錦瑟頂着一對熊貓眼起床。

她在房間里,聽到鄭懷辰和白琳琳前腳剛走,她後腳就跟着出門。

白錦瑟一直跟着他們到了轄區的民政局,這才冷笑着下車,把他們手牽手進民政局的畫面拍下來。

這倆人前腳剛進民政局,白錦瑟就打了鄭懷辰的電話。

「懷辰,你在哪裡呢?」電話一接通,白錦瑟就按了錄音功能。

「啊……我……我公司有點急事兒,早上就早早出門了,還沒來得及跟你說!」

白錦瑟臉上露出一抹諷刺的笑容:「是嗎?我還以為你背着我,跟別的女人搞私情去了!」

鄭懷辰的聲音有些僵硬,他乾笑:「怎麼會!我最愛的一直都是你啊,錦瑟,對了,我忘記跟你說了,你最新畫的那張珠寶設計圖,能不能送給琳琳啊!」

「白琳琳不是剛參加完市級珠寶大賽嗎?怎麼,還要設計稿?」白錦瑟面無表情的開口。

「是這樣的,琳琳後天要參加恆瑞集團舉辦的世紀珠寶大賽,那可是通往世界珠寶大賽的門檻,對她來說至關重要,她畫了好多張設計稿都不滿意,她可喜歡你那張設計稿了,你看,能不能……」

呵,還真是無恥啊!

跟別的女人領證,還能理直氣壯的跟她要設計稿,除了鄭懷辰,沒誰了!

她也真是蠢,這兩年還真把那麼多的設計稿白送給白琳琳,為她鋪橋搭路。

白錦瑟深吸了一口氣,現在還不是撕破臉的時候:「那我也很喜歡那張設計稿啊,那是我的心血啊!」

「錦瑟,你怎麼能這麼小氣呢,琳琳現在正是事業上升的重要時期,非常需要我們的幫助,至於你,你還有我啊,我們結婚了,你就在家做全職太太,要這些虛名做什麼,整個海天珠寶都是你的!」

白錦瑟努力保持平靜,然後開口:「好,我都聽你的,好好幫助她!」

白錦瑟掛了電話,直接把剛才拍到的照片,發給相熟的媒體。

照片清楚的拍到了鄭懷辰的側臉。

眾所周知,她是鄭懷辰的女朋友,雖然照片里的女主人公只有背影,可是,從身材到發色,沒有一處跟白錦瑟掛的上鉤。

她倒是要看看,鄭懷辰如何面對媒體的發問!

如何跟她解釋!

她會好好幫助白琳琳,讓她名揚銘城的!

隔着電話,鄭懷辰並沒有意識到,白錦瑟咬牙切齒的瘋狂恨意。

白錦瑟低頭正要離開。

她腦子裡還在想着,如何不牽扯舅舅的情況下,阻止父親把她嫁給靳家二少。

結果一轉身,直接撞在一個男人身上。

男人身材高大挺拔,一身合體的純手工定製西裝,包裹着他挺拔有力的身材。

白錦瑟抬頭,便清楚的看到男人那張臉上,濃密的眉,高挺的鼻樑,性感的薄唇,五官精緻,渾然天成,刀削般的剛毅冷峻的面容,英俊到令人髮指,久久難以移開視線。

他蹙眉看了一眼,白錦瑟就被那犀利的目光所震懾。

那雙寒星般的眸子,充滿了冰冷疏離。

這是……墨肆年。

只不過,他也來民政局……結婚?

白錦瑟只覺得不可思議,要知道,墨肆年是銘城所有女人夢寐以求的結婚對象。

他是恆瑞珠寶的CEO,珠寶界的帝王,他掌控着國內所有珠寶設計師進入世界大賽的門檻。

曾經在一次珠寶晚宴上,白錦瑟遠遠的見過這個男人一面。

墨肆年轉身看向助理,語氣冰冷:「她到哪裡了?」

小助理為難的瑟瑟發抖:「宋小姐……她剛到機場,又訂了最近一班飛往F國的航班,說是那邊有事情需要她緊急處理!我剛接到消息,她已經登機了!」

墨肆年聽到這話,身上的氣壓低了幾個度:「什麼時候回來?」

小助理頭恨不得塞進領口裡:「據……據說是需要一年時間!」

墨肆年的氣息瞬間冷若冰霜,他直接冷笑出聲:「這是第三次,我不會再給她第四次機會,放我鴿子,去隨便找個女人過來,直接領證!」

墨肆年說完,就要向著民政局門口走去。

從來沒人敢這麼對他墨肆年,就算是他心裏有那個女人,也容不得她這般放肆!

白錦瑟怔住了,這是和她一樣,被人甩了?

她突然就想到,白琳琳接下來要參加的珠寶大賽,就是由恆瑞珠寶舉辦的。

而她要報復鄭懷辰,是遲早要跟海天珠寶鬧翻,為何不給自己留個退路?

她不是那種一腔孤勇上戰場的衝動型傻子!

而且,之前父親打算用舅舅威脅她,讓她嫁給靳家二少那個混蛋的事情,還沒有任何解決辦法。

但是,如果她嫁給眼前這個男人,她就不信,父親還能逼着她嫁給別人!

白錦瑟眸子微閃,拿定主意。

她咬了咬牙,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,直接上前:「墨總,既然我們同病相憐,不如一起……領個證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