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2章 李觀南林雪搶親

第3章 李觀南林野各司其職

庭野山外,官道兩旁。

上百山賊俯首于山林間,手中長刀緊握,靜待獵物上鉤。

看着四周鬥志昂揚的兄弟們,林野不禁眉頭一橫道,「如果有機會的話,就把李觀南也一併宰了!」

「庭野山,只能有一個大當家的,那就是我林野!」

一山不容二虎,現在危機已過,林野自然要開始清洗門戶。

附近的兄弟聽後頓時紛紛點頭!

「大哥放心吧,只要他李觀南的隊伍折損超過三分之一,我們就一定衝上去把他宰了!」

林野聽後微微點頭,看向後方樹林的目光也隨之一寒!

此時李觀南的人,就埋伏在那個方向!

……

敘州府,林家。

青磚白瓦的大宅內,此刻高朋滿座,熱鬧非凡,眾人推杯換盞間便將整場宴會推向**!

「林老爺今日嫁女,這乃是天大的喜事啊!」

「恭喜老爺,賀喜老爺!」

「老爺洪福齊天!」

林家有喜,一旁的下人只要低頭賀喜,便能得到三十文的賞錢。

因此林乾這一路走來,耳邊都是下人們道喜的聲音。

心情大好的林乾也不吝嗇,輕輕揮了揮衣袖,身旁的婢女便掏出一個早就準備好的錢袋,給下人們挨個分發起了喜錢。

滿面紅光的站在原地,林乾手中酒杯高舉,環顧四周後說道,「今日我林某人嫁女,感謝各位賞臉前來!」

「各位一定要吃好喝好,不醉不歸!」

說完後,林乾率先將酒杯中的美酒一飲而盡。

人群也隨之一陣哄鬧,觥籌交錯間,林乾便已經喝的滿臉通紅。

誰能想到呢,當初一個婢女所生的女兒,自出生之日便被遺忘在角落的庶女,有朝一日居然也能飛上枝頭變鳳凰!

這其中最為高興的,恐怕就是林乾了!

只是一次普通宴請而已,沒想到那老傢伙居然看中了那個自己都記不得名字的庶女!

不但承諾聯姻不說,居然還為此下了不少的聘禮!

雖然對方只是一個七品縣令,但是可別忘了那老傢伙的兒子在軍中可是頗有成就!

年紀輕輕便已經是從六品的武騎尉,只要不出意外,將來註定大有可為!

因此能夠和其聯姻,出嫁的還不是那些天賦好的子嗣,一個庶女而已,林乾又怎麼會不樂意呢?

所以為了表達自己的誠意,林乾給出的陪嫁細軟,可是足足裝滿了十馬車!

十分滿意的摸了摸自己的山羊鬍,林乾越想越覺得高興,自己的這筆投資,註定虧不了!

「老爺!」

此時一個婢女急匆匆的走到林乾身邊,隨即輕聲向其稟報道,「老爺,迎親的隊伍已經準備折返了,但是小姐卻躲在閨房中,怎麼也不願意出來了!」

林乾聽後瞬間眉頭一橫,立即便呵斥道,

「她娘是誰?讓她娘去把她揪出來,今日這事要是黃了,她們娘倆得一起沉井!」

慈不掌兵,善不掌財!

能夠在兵荒馬亂的年間,打下着雄厚的家產,林乾靠的就是心狠手辣!

看見老爺生氣,一旁的婢女頓時渾身一顫,隨即趕忙說道,

「回稟老爺,那位夫人已經病逝很多年了。」

林乾這輩子有過多少女人,估計連他自己都不清楚,更別說只是酒後臨幸的婢女了。

光是如今在府上的正牌夫人,就有十幾位之多,所以他自然不會對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一清二楚。

於是林乾心中一橫,便對着戰戰兢兢的婢女說道,

「此事莫要宣揚出去鬧了笑話,前面帶路,讓我去看看她在作什麼妖!」

在林家白吃了十幾年的飯,如今輪到她出力了,她卻打了退堂鼓?

這可由不得她不去!

在婢女的帶領下穿過各種庭院和山水之後,前方的婢女在角落的一間小院停下。

林乾雖然對於一些子女並不重視,甚至十幾年可能都沒過問過一句,但在府中卻依舊給她們每人分了一間像這樣的小院居住。

平日里的生活雖然談不上奢華,但是每月的月錢依舊能讓她們衣食無憂。

畢竟家大業大,這點投入對於林乾來說根本算不得什麼。

「老爺,這便是林雪小姐居住的地方了。」

婢女說完後便退至一旁,低頭看着自己的腳尖,連大氣都不敢喘。

院內。

林雪此時的一身紅妝,看起來十分的喜慶,而面容卻難掩憂傷,幾欲垂淚。

一旁的婢女眼眶微紅,臉上淚漬未乾,十分的不舍。

「小姐,聽說老爺就快來了,你還是趕緊出去吧!」

「迎親的隊伍已經等很久了!」

婢女強忍着淚花,不停催促着自家小姐,深怕她的任性惹怒了那位心狠手辣的老爺。

林雪聽後固執的搖了搖頭,隨即輕聲說道,

「我一定要見他一面,我才肯出嫁!」

林雪一定要親口問問他,自己的娘親為什麼會久卧病榻無人照料,甚至就連娘親下葬的那天,他都沒有露面!

「你要見我幹什麼?!」

林乾只是看了院中人的樣貌一眼,便知道了她是由誰所生。

和當年自己那個婢女很像,柔柔弱弱,動不動就哭哭啼啼的令人心煩!

院門處傳來的聲音讓兩人不禁渾身一震!

林雪瞬間轉頭看向說話之人,正是自己的父親林乾!

一個以往林雪只能隔着老遠眺望的人,如今就站在自己面前。

林雪剛想開口質問,但十數年來的委屈卻瞬間湧上心頭。

於是豆大的淚珠開始不爭氣的滑落,嘴中也只能發出哽咽的聲音。

「和你那個母親一樣,整日哭哭啼啼的令人心煩!」

林乾不耐煩的甩了甩袖子,便下了最後的通碟!

「如果今日之事因你出現什麼差池的話,那麼你就準備下去陪你母親去吧!」

「林家養了你十幾年,可不是白養的!」

林乾說完後便轉身準備離去,事到如今,嫁不嫁可由不得她來做主!

毫無感情的聲音讓林雪瞬間一怔。

於是看着即將轉頭離開的林乾,林雪鼓足了勇氣開口說道,

「我如果說不嫁呢!」

只見林乾頭也不回的說道,「吃了林府多久的糧,便做多久的婢女來抵消!」

「要不然,就去死!」

言簡意賅,卻又讓林雪如墜冰窟!

明確了他的態度,林雪瞬間明悟反抗無用,於是便調轉話頭說道,

「我要帶着我的婢女一起出嫁!」

聲音細微,但卻十分的堅定。

這才是林雪最初的目的,在出嫁前替自己的婢女贖身!

身上並無太多積蓄的她,只能用這個方法來讓這個從小陪自己長大的玩伴獲得自由!

不然自己離開後,等待她的下場絕不會好到哪裡去,不管分給誰都是被排擠和針對的對象!

林乾聽後腳步一頓,隨即不耐煩的揮了揮手道,「准了!」。

院內的主僕二人對視一眼,臉上難得的浮現出了一絲笑容。

小婢女更是直接一頭撲進林雪懷中,「嗚…至少不用和小姐分開了。」

林雪輕輕撫摸着她的頭髮,心中思緒卻早就飄出很遠。

被利益交換,或者用作聯姻,這是自己與生俱來的宿命,她對此早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。

不過當知道自己的聯姻對象是一個五六十歲的花甲老人時,林雪心中還是忍不住一陣刺痛!

握着紅綾的右手也不禁漸漸發白。

「起轎!!」

伴隨着轎夫得一聲高呼,長長的隊伍在敲鑼打鼓間出了城。

新郎官並沒有親自前來。

畢竟雖然說是聯姻,但也只是納妾而已,又不是斷弦再續,所以倒也不用太過隆重。

一般都是草草了事。

……

微風蕩漾,遠處的山林間掛滿紅布的隊伍若隱若現,一頂大紅色的轎子在鬱鬱蔥蔥的樹林中十分顯眼。

「山主,迎親的隊伍已經來了!」

李莽輕聲向著坐在樹榦上的李觀南彙報道。

李觀南聽後微微點頭道,「去叫兄弟們做好準備,待會兒一定要確認車隊進入包圍圈之後再動手!」

「絆馬索一定要在動手的第一時間便拉起來!」

李莽點頭告退。

跟着李觀南已經混了一年多的他,對於山主的話已經無條件信服!

「雖說是納妾,可看這架勢似乎也並不是那麼好對付啊!」

「就是不知道,隊伍中有沒有高階武者隨行!」

為了防止隊伍中影藏的高階武者突然出現擾亂自己的計劃,所以李觀南在四周的樹冠上還安排了多名弓手。

「只希望你們不要派上用場才好!」

為了確保這次行動的成功,李觀南可是將自己手下的一百多號弟兄全部帶了出來!

再加上前方埋伏的林野和柳素的人,總共三百多人彙集於此,只為一擊得勝!

失敗的後果,眾人無法承受!

周遭空氣都似乎在這一刻凝固,眾人屏氣凝神的緊盯着緩緩靠近的車隊,不禁握緊了手中的刀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