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個挽弓的姿勢 第一章_睿臺小說
◈ 

第一章

」一」書上說,繾綣的意思是:牢結。
不離散。
我想這真是個美好的詞語。
我希望我們的關係就一直能是這樣,該有多好。
在你年少如花,在我花如少年的年景遇見彼此。
蕭瑟秋日,有雁群從空中飛過,我伸手做了個挽弓的姿勢,弓弦聲未起,雁未落,只是觸動了一根心弦。
「夫人,天涼了,快隨奴婢回殿里吧。
有人為我添了件披風,我恍然記起自己是在中原楚國,這裡再沒有我的草原。
繾綣夫人。
在旁人眼中,我是阮翼的一名側妃,他對我極盡恩寵,百般討好。
繾綣都是他的賜名,希望能和他永不分離。
可又有誰知道,阮翼不過是在償還對我的愧疚。
這個我曾經最愛的男子,我已無法對他展開笑顏。
聽聞阮翼立了一位新的寵姬,我看着這個淺笑的溫婉女子,忍不住開口問了她的名字。
她沒料到被我點到,楞了一會才道她叫念安,是阮翼的一名寵姬。
「念安……」我輕輕念出這個名字,問她:「可是王爺賜的名?」
她面露羞佉,似是憶起了那夜纏綿時他的溫存。
我不由苦笑,念安不知這名字寄託了阮翼對另一個女子的思念。
如果安安還在世,她的聲音會不會也如念安這般動聽。
我看着念安,陷入想像。
「若夫人無事,念安就此告辭。」
她的語氣帶上幾分倨傲。
見我不過是個沒實權的側妃,不免不耐煩起來。
我暗自搖頭,阮翼記性差了。
這個女子哪有安安的溫柔隨和。
唉,即使念安同安安模樣與性子全然相同,也是萬萬比不上安安的,因為我們都無法超越一個死去的人。」
二」蒙古草原上乞顏部的勇士凱旋而歸,他們剛剛戰勝了草原上的雄鷹-弘吉喇部。
我騎着馬,去挑選了屬於我的戰利品。
我已滿十三歲,雖然是個女孩,騎馬射箭的功夫樣樣不輸草原上的好兒郎。
阿爹時常感嘆若我是個男兒,就可與他一起征戰草原,成為乞顏部數一數二的勇士。
我在一群或麻木或憤恨的戰俘中發現一個少年,他惹惱了族裡的勇士被狠狠毆打,可還是一次次爬起來,緊緊護着身後的姑娘。
或許是那少年不屈的眼神觸動了我,我翻身下馬,抽出鞭子撂倒兩個族人,怒氣沖沖的指着他們:「我們乞顏部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