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8章

第9章

楚芊芊放下茶杯,攏了攏狐裘走出客堂,剛沒走出兩步,就看到君無焰站在不遠處。

他這次沒有下跪,而是大步走到楚芊芊面前,微微抬眸道:「你可以隨意吩咐我,我什麼都能做。」

楚芊芊看了看君無焰。

少年臉上的凍瘡好像更嚴重了。

單薄的衣衫輕而易舉就能被寒風吹透。

他露在外面的雙手被凍的通紅,上面都是數不清的粗繭。

也不知道究竟幹了多久粗活。

楚芊芊抿了抿唇,她忽然對蓮青道:「我宮裡的人都穿這樣嗎?他現在是我的人,凍死了怎麼辦?」

蓮青瞬間明白了。

「奴婢這就去吩咐人把衣服拿過來。」

「嗯,快去吧,你也跟着蓮青過去,換好了衣服以後去我寢殿見我。」

君無焰微微皺眉。

他不由得想起了之前發生的一些不好的事情。

可是既然他已經答應了對方,就沒辦法反悔。

而且,嬤嬤還在對方手中。

萬一自己惹怒了對方,她不給嬤嬤治病了怎麼辦?

君無焰一言不發跟在蓮青後面,蓮青只感覺後脖頸都被人盯的毛毛的,起了一身雞皮疙瘩。

……

柳相元人已經走出金翎宮,他驟然間頓住腳步。

回頭看了一眼宮門口,發現楚芊芊並沒有追出來。

一時間,他眸子里划過一道煩躁之色。

他這次來,是為了質問楚芊芊昨天為何會在生辰宴之上誣陷筱筱,讓她受了罰。

結果話還沒有開口,楚芊芊居然就在他面前擺臉色。

之前不是她求着他娶她嗎?為何現如今又同他這麼說話!

柳相元停在原地,眉目陰沉,卻沒有急着走。

他在思考自己究竟該不該回去,可是如果他退步,也不知道楚芊芊會不會得寸進尺,在他面前擺出公主架子。

糾結了半晌,柳相元才眯起雙眼咬緊牙關。

如今他這是以退為進!

……

君無焰此時已經換好了衣服。

雖然金翎宮的下人穿的藏藍色衣服並不好看,不過勝在暖和。

而且也要看是什麼人穿。

君無焰站在她面前,洗乾淨的臉上,五官漂亮俊秀,即便是看過了無數人的樣貌,在楚芊芊心中,君無焰這張臉也堪稱一絕。

就連一旁的蓮青都看愣神了。

「公主殿下,他……他長這個模樣嗎?」

君無焰自幼入宮,已經快六年時間,來的時候還是個孩子模樣。

那時候雖然長得好,像個菩薩身邊的小金童似的,可誰又敢對他國皇子生出什麼想法。

後來,他臉上每天髒兮兮的,更不會有人關注一個失去庇護的質子長相。

君無焰之所以還活着,主要是因為西楚國怕麻煩,避免被東陵國抓住把柄由頭。

而現如今,君無焰將原本凌亂的長髮整整齊齊束在腦後,完整露出一張臉來。

一眼萬年……

楚芊芊即便是曾看了這張臉整整兩年,再次看依舊覺得驚艷。

她輕輕頷首:「以後你就跟在我身邊,我讓你做什麼,你就做什麼。」

君無焰並沒有猶豫,他漆黑的雙瞳緊緊盯着楚芊芊,薄唇開合:「是。」

楚芊芊看了一眼天色,「我一會兒如陪母后用膳,你和蓮青也一起過來。」

君無焰默默垂眸。

楚芊芊從椅子上站起來,正要邁步往外走,可是昨晚被磕的地方疼的她眉頭一皺,身影晃了一下。

她忍不住扶腰。

然後下一刻,君無焰人已經沖了過來,一把將她扶住。

楚芊芊感覺到君無焰的碰觸,身體瞬間僵硬了一下,那種條件反射,讓她臉頰瞬間泛紅,瞪大雙眼。

君無焰看她沒事,這才有些尷尬的垂下頭,慢慢收回手。

「還以為公主殿下要摔倒,所以我才……」

他話還沒說完。

房門忽然被人一腳踢開。

屋子裡聽到動靜的三人立刻看過去,就見到柳相元去而復返,人已經站在了門外。

他看向楚芊芊和君無焰,兩人身體還保持着靠近的姿勢。

而楚芊芊明顯靠在了君無焰身上。

更別說,君無焰的手還放在了她腰間。

尤其是君無焰的那張臉,哪怕是穿着下人的衣服,依舊難掩其風華。

柳相元眉頭緊促,眼神之內隱含被戲耍的怒意。

像是找到了楚芊芊突然回對他冷淡的原因。

他面色難看至極,目光落在君無焰的臉上,冷冷道:「放肆!」

君無焰微微挑眉,看着來人卻並沒有任何懼色。

柳相元臉色陰沉到彷彿夢滴出水來,看着君無焰的眼神都帶上了殺意。

「公主殿下豈是你這等卑賤之人能碰觸的?」

卑賤?

君無焰眯起那雙漂亮的鳳眸,眼尾輕挑。

他乃是東陵國皇后所出,正兒八經的嫡長子,若非多年前東陵國力衰敗,被西楚國趁虛而入,他也不會被當做質子送入深宮之內。

楚芊芊怒視着柳相元,「你怎麼闖進來的?本宮好像沒有準許你擅入我的寢宮!」

柳相元自知理虧,可是心裏早就被憤怒給席捲了。

好在他還能保持理智,知道自己和楚芊芊的身份。

只是他心裏明顯對楚芊芊更加鄙夷。

簡直不知廉恥,不守婦道,明明已經和他定親,卻還偷偷和別的男人鬼混!

「公主殿下,我過來,是想要為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道歉,順便想要邀請公主殿下出宮賞雪景。」

楚芊芊沉下臉:「柳狀元,今天你擅闖本宮寢宮一事,本宮可以不追究,不過下不為例!」

柳相元抬起頭,盯着楚芊芊的眸子。

「公主殿下,是為了一個奴才在怪罪臣?」

楚芊芊挑眉,毫不猶豫的鄙夷道:「首先他不是奴,再就是,我不是因為別人在怪罪於你,而是你本身做的不對,柳狀元,以後金翎宮不歡迎你,請吧。」

她是將自己所有的涵養都拿出來了,才能保持如今的心平氣和。

柳相元沒想到楚芊芊會如此同他說話,轉眼間面前這位五公主對他的態度就像是變了一個人。

他咬緊牙關,掃了君無焰一眼,卻也沒有再繼續胡攪蠻纏。

「公主殿下是要趕臣走?」

楚芊芊:「難道柳狀元聽不懂本宮的話?真不知道你這狀元是如何當上的。」

柳相元低垂下眸子,聲音之中透着隱忍的怒火。

「那……還請公主殿下,日後不要後悔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