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7章

第8章

這門親事是她死乞白賴求來的,甚至為了得償所願,還特意跑到父皇宮門前跪了兩個時辰。

跪完以後,兩天兩夜都沒能下床。

母后知道這件事之後,當即和父皇大吵了一架,最後父皇退步,答應了為她賜婚。

在得知自己終於能夠和心上人成婚的那一天,楚芊芊高興的一整宿沒睡覺,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,頂着兩個含笑的熊貓眼見人,着實鬧了笑話。

而作為這場賜婚的另外一個對象柳相元,卻表現的平常無奇,並沒有怎麼驚喜。

看着她的眼神依舊冷冷淡淡,還對她道,即便是她得到了他的人,恐怕也沒辦法得到他的心……

嘔!

楚芊芊一想到這裡就有股噁心的感覺。

想吐。

楚芊芊正色道:「蓮青,以後不準在我面前提柳相元這個人。」

蓮青瞪大雙眼,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家五公主。

不是前兩天還在着急準備嫁妝嗎?

怎麼突然間就……

「奴婢知道了。」

蓮青也不敢多問,她聽出了公主殿下語氣不快。

楚芊芊看向君無焰道:「我答應你,林嬤嬤本宮可以代為照料,你且安心便是,不過既然你已經是本公主的人,本公主自然不會虧待你,蓮青,你去親自搬一下炭火過來,然後拿兩床被褥過來給他,順便警告一下這裡附近的下人,就說……他,本公主罩了。」

君無焰聽到楚芊芊細心交代的一番話,忍不住抬起頭去看面前那面容姣好,好像畫中走出來的小公主。

她皮膚白皙無瑕,即便是被這冷風吹一下,好像下一刻就會變成粉紅色。

「阿嚏!」

楚芊芊突然沒忍住,打了個噴嚏。

她將狐裘給了林嬤嬤,自己身上穿的就少了。

蓮青見狀,立刻將自己身上的披風脫下來,系在公主殿下身上。

她擔心道:「殿下快跟奴婢回去吧,回去以後奴婢給您熬一些薑湯驅寒,然後好好泡個澡。」

「嗯。」

楚芊芊頷首,讓蓮青找兩個人將林嬤嬤抬走。

她邁步離開這破敗的房間,並沒有注意到,那少年看着她越發深邃的眼神。

第二天一早,楚芊芊還沒睡醒,就被人找上門來。

蓮青聲音之中帶着幾分焦急,在門口道:「公主殿下,是駙馬過來找您了!」

楚芊芊聽到駙馬兩個字,腦子瞬間清醒過來。

她迷迷糊糊睜開眼睛,爬起來看了看外面日上三竿的天色。

「他來找我做什麼?」

聽到楚芊芊淡定自然的語氣,蓮青愣了愣:「這……奴婢也不知道,公主殿下要見嗎?」

楚芊芊穿上衣服下了地,推開房門走了出來。

她眸子里划過一道暗色,隱藏在水潤的雙眸裏面。

「見,為什麼不見?」

蓮青臉上露出笑容,覺得公主殿下的付出,總算得到了回報。

誰不知道公主殿下對這位駙馬爺情根深種,而且駙馬也爭氣,成了新科狀元,如今可是備受皇恩。

還聽說他在朝堂之上幫助皇上出謀劃策,立下大功,得到皇上很大的賞識。

如果公主殿下嫁給這樣一個德才兼備之人,以後絕對能過好日子……

「奴婢來給您更衣!」

楚芊芊來到金翎宮客堂之時,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時辰。

她穿着正紅色綉着牡丹花的襖裙,雪白狐裘襯托的她小臉更加精緻白皙,即便是身上厚重的衣服,也絲毫不讓她顯露出任何臃腫之感。

她妝容精緻,頭上帶着金色發冠,行走之間步搖輕晃,讓她看起來優雅又尊貴。

聽到腳步聲,柳相元立刻站起身來行禮。

時隔兩世,楚芊芊再次見到了這個男人。

身為北齊太子,卻化名柳相元,甘願迎娶她這個仇人為妻,也真是難為他了。

楚芊芊打量着面前的男人,男人弱冠之齡,卻眉目深邃,五官稜角分明,頗有男子氣概。

柳相元長身玉立,長的是一副人模狗樣,而且五官看起來清清冷冷的,給人一種生人勿進的高嶺之花之感。

當年的她,就是喜歡他身上這股子清冷勁兒,對方越是不愛搭理她,她就越覺得對方特殊。

簡單來形容,就是腦子餵了狗。

楚芊芊收回視線,沒有直接劈頭蓋臉的說對方就是北齊姦細,就是北齊太子本尊……

因為這樣的話,容易被人當成瘋子。

而且柳相元隱藏的相當完美,更沒有幾個人見過北齊太子的真正長相。

她收斂心神坐在主位上,表情冷冷淡淡:「柳狀元來找本宮,所為何事啊?」

她語氣透着一種相當容易察覺的疏離。

讓下方行禮的柳相元瞬間皺了皺眉。

他抬起頭,那張很是俊朗的臉上帶着幾分憂愁模樣,這下也沒有急着去說其他,而是問道:「五公主最近可是有什麼煩心事?」

楚芊芊端起蓮青給她倒的茶,喝了一口,這才吐出一口熱氣:「沒有。」

對方向來擅長你退我進,你進我退的手段。

柳相元目光之中露出關心之色:「是身體哪裡不舒服嗎?」

楚芊芊嘆了口氣,也沒心思和對方虛與委蛇,她撐着下巴懶洋洋的審視着柳相元。

那眼神,好像下一刻就能將柳相元看穿。

「本宮是有些不舒服……主要是,看到你就不舒服。」

柳相元心中一驚,眸子里輕輕閃動。

他突然有一種事情超脫掌控的感覺。

楚芊芊突然變換的態度,讓他有一種危機感。

「不知道是相元哪裡做錯了,才讓公主殿下不悅?」

楚芊芊直言道:「你的存在便是錯。」

柳相元聽到這樣的話,表情瞬間僵硬了一下,他抬眸看向楚芊芊的雙眼,原本還帶着幾分憂慮的表情凝固下來。

他垂下眸子拱手道:「既然是微臣的不是,那微臣就不打擾了,告辭!」

蓮青看到駙馬轉身就走,立刻有些急了。

「駙馬留步!」

話還沒說兩句,駙馬就被氣走了,她家公主是怎麼了?

她可是親眼看到五公主為了駙馬,跪了那麼久,受了那麼多苦!

如今好不容易守得雲開見月明,可是……

「蓮青,夠了!」

蓮青停下腳步回頭看着公主。

楚芊芊擺了擺手,一臉無所謂的表情。

「既然他想走,就讓他走,以後最好再也別來我面前礙眼便是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