◈ 第6章

第7章

「林太醫,她怎麼樣?」

楚芊芊此時關心林嬤嬤的病情,一時間忘了門口的君無焰。

不過她也了解君無焰的性子,恐怕自己讓他起來,他恐怕也不會起來。

只有等林嬤嬤好起來,他估計才會給她一點兒好臉色。

林太醫皺眉道:「寒毒已經侵擾五臟六腑,氣血不足,元氣大傷,而且這位嬤嬤年紀大了,終年積勞成疾,即便是用最好的藥材吊著性命,恐怕也活不過明年。」

門口的君無焰猛然在冷風之中抬起頭。

他雙眸通紅,即便是身上的冷,也比不上心裏的冷。

林嬤嬤只不過是跟他一起送來的奶娘,就連西楚人都不是。

在這後宮之內更是沒有一點兒地位,連他這個主子都不被眾人放在眼裡,其他人又如何看待林嬤嬤?

君無焰只感覺滿口腥甜,不知不覺已經將唇舌咬出血來。

他感覺自己突然有了力氣。

只要能讓林嬤嬤活命,哪怕是讓他去死,他也願意!

「求五公主救嬤嬤一命,我君無焰將來願為公主殿下做牛做馬!」

楚芊芊聽到少年抬高的聲音,猛然回頭看過去。

蓮青聽到這種話,一臉不以為意的嘟囔道:「願意給我家公主殿下做牛做馬的人有的是,又不差你這一個?」

雖然她聲音不大,卻也聽在了君無焰耳朵里。

少年頓時感覺臉頰有些發燙。

因為他覺得蓮青說的不錯。

他不過是一個沒有任何價值的他國質子,五公主身邊從來不缺僕人。

更不缺他這一個……

他有什麼資格給五公主做牛做馬?

楚芊芊皺眉,「蓮青,不許這麼說。」

蓮青怔了怔,卻撇了撇嘴低下頭沒說什麼。

楚芊芊看了他一眼,「你先起來說話。」

君無焰沒動。

果然……

楚芊芊覺得自己還是了解他的。

雖說兩人相識絕大多數時間都是在床上,可是這男人的劣根性就是如此。

她抿了抿唇,忍着腰疼來到君無焰面前。

她居高臨下的看着他的發頂,眸子微微發深,腦子裡不由得想起來了別的事情。

他的頭髮長又順滑,落在手上的時候冰冰涼涼,還挺好摸的。

下意識的,她伸出手想去摸君無焰的發頂。

君無焰感覺頭頂一沉,他心口一顫猛然抬頭,就看到楚芊芊十分窘迫的表情。

她藏起自己不受控制的爪子,然後咳嗽了一聲道:「本宮確實缺少一個貼身小廝。」

蓮青聽到楚芊芊這麼說,微微睜大雙眼。

她連忙道:「公主殿下萬萬不可,您還未出嫁,怎麼能找一個男人來身邊做小廝,如果被人知道,不知道宮裡那些嘴碎的傢伙們怎麼傳您……」

楚芊芊也聽出蓮青這是為她着想。

而且她想要將君無焰收在身邊,確實要承受不小的壓力。

西楚雖然民風開放,女子養面首這種事也並不罕見,可她終究是一位公主。

代表的是西楚國皇室的臉面。

只是……

楚芊芊垂眸:「別人愛怎麼說就由他吧,本宮想要什麼人,還要所有人都同意不成?」

蓮青看出公主殿下的決心,立刻閉了嘴。

楚芊芊看向君無焰,「我不知道林嬤嬤能活多久,但是我可以保證,一定會讓太醫全力治療她,我會讓人將她接到我宮裡去照顧,你意下如何?」

君無焰瞪大雙眼,有些不敢置信自己聽到的。

他抬起頭,忽然像是拋棄了一切一樣,問道:「你要什麼?」

從來沒有無緣無故的好,只有等價的交換。

所以,自己身上一定有楚芊芊需要的東西。

不然她不會突然改變態度,如此對他。

楚芊芊看着君無焰的表情,幾乎就立刻猜到了他在想什麼。

這男人如今才不過十七八歲,臉上還沒有十年後的喜怒不形於色。

太容易看透了。

楚芊芊心裏還有些開心,如此一來她也能放鬆很多。

既然是交易,那麼自己一定也要得到等價的東西。

「當然,我要你答應我三件事,不違背你的良心,不違背你的原則,也不會讓你太過為難,若是你實在做不到,也有一次換條件的機會。」

「什麼事?」

君無焰想要現在就知道。

楚芊芊搖頭:「現在說了也沒用,等以後再跟你講。」

雖然辦法俗了點兒。

但勝在有用。

楚芊芊已經想好了,第一件事就是日後不准他傷害自己和她的親人。

雖然上輩子他也沒做過什麼傷害西楚的事,他只是在其他兩國攻打西楚的時候冷眼旁觀,坐收漁翁之利。

第二件事,希望他能夠在方便的時候,能夠對西楚施以援手。

當然,如果他不同意也可以換。

第三件事……

楚芊芊還沒想好。

不過怎麼說,一點兒藥材和金錢,就能換未來大佬的三個條件,穩賺不虧。

君無焰垂下眸子,他覺得自己除了這幅身體這條命以外,也沒什麼可以給別人的了。

既然如今只要答應下來,就能夠為嬤嬤迎來一線生機,那他就沒有拒絕的權利。

更甚者,這也可能是一個機會……

「好。」

楚芊芊心情頓時愉悅起來,臉上也多了一抹笑容。

「既然你答應了,就和林嬤嬤一起搬過去,收拾一下東西現在就走。」

君無焰微微一怔,卻低下頭:「我身為質子,住在公主殿下宮裡可能有些不合適。若是公主殿下有吩咐,我會每天天不亮就去公主殿下宮門前守候。」

楚芊芊愣了愣,「這怎麼行,金翎宮裏面什麼都有,而且下人房間裏面碳火也很足,你也能免於受凍。」

君無焰垂下頭,「還請公主殿下成全。」

蓮青也道:「公主殿下,他畢竟不是真的下人,如果有人知道你把東陵國質子放在宮裡,不知道會被人說出什麼閑話來,而且您馬上就要成親了,萬一傳到駙馬爺耳中……」

聽到楚芊芊快要成親這句話,君無焰的眸子明顯微微閃了一下。

一聽到成親二字,楚芊芊原本還帶着笑的表情頓時沉了下來。

對呀,她已經和柳相元定了親,還有三個月,他們就要成親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