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楚筱筱君無焰什麼小說 第5章_睿臺小說
◈ 第4章

第5章

「我要……去外面。」

他說的咬牙切齒,眼睛都有些紅了。

「去外面?」

楚芊芊一時間沒反應過來。

見女人這蠢樣,君無焰說的更明確了一點。

「如廁。」

楚芊芊恍然大悟。

她把君無焰丟在宮裡整個下午,竟然忘了這傢伙也要方便。

她連忙走過去,手指剛要解開繩子,忽然想到什麼。

「等等,我去喊點兒人!」

君無焰正在強忍着,見楚芊芊停下動作,額頭青筋直跳。

他深吸一口氣道,說了一句讓他覺得相當恥辱的話:「我忍不住了。」

楚芊芊這下不敢耽擱了,一邊解繩子一邊道:「我踩你一腳,你咬我一口,之前的事我就不追究了,如果你再敢傷我,我就……我就叫救命!」

君無焰一語不發。

這女人身為一個公主,究竟是怎麼做到用最狠的表情說出最慫的話?

之前自己實在是憤怒極了,才會不顧後果撲倒了楚芊芊咬了她。

那時候,他真是抱着同歸於盡的想法動手的。

之後自己一個人被關在房間裏面,他就已然有些後悔了,恐懼一點一點的滲透他的心臟,就像是在等待鍘刀即將落下的囚徒。

好在最壞的結果並沒有發生。

不管這女人到底抱着什麼心思,目前自己還活着。

只要活着就還有機會,就能將自己受過的苦,全部十倍百倍償還回去!

君無焰眼底一片陰霾,在感覺手上的繩子掙脫的瞬間,他猛然站起身。

楚芊芊剛抬起頭,就看到君無焰人已經從門口沖了出去,還帶走了最上面擺着的那根雞腿。

她怔了怔,摸了摸自己的唇,那雞腿是她咬過的!

楚芊芊追到門口,外面天寒地凍,夜色濃郁,君無焰人已經不知道跑哪兒去了。

雖說只要她一聲令下,就能動員宮裡的人將其抓出來,只是她並沒有那樣做。

蓮青還守在門口,將剛才那人跑出去的身影看在眼裡。

「公主殿下,需要奴婢找人將他帶回來嗎?」

楚芊芊搖了搖頭:「不用,隨他吧。」

躺在床上,她才終於感覺自己活了過來。

然而她一想到自己如今已經和柳相元定了親,臉色不由得難看起來。

柳相元便是她的未婚夫,當今的新科狀元。

也是後來領兵幫助貴妃等人逼宮造反的那位北齊太子!

對方將身份偽裝的天衣無縫,更受到父皇重用,如今已經是朝中新貴。

僅僅憑藉她一句沒有任何證據的話,絕對沒辦法將他搬倒。

楚芊芊思來想去睡不着覺。

然後一個咕嚕翻身坐了起來,裹着大氅推開門走了出去。

而此時,君無焰已經跑回皇宮北側的偏殿里。

這裡是他住了五年的地方,陪着他住在這裡的,就只有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嬤嬤。

他之所以會被楚芊芊帶到宮裡懲罰,就是因為他幫小太監澆花的時候,因為手冷到僵硬,搬動花盆之時不小心打碎了五公主心愛的紫蘭。

手腕上被繩子綁過的地方陣陣刺痛,君無焰微微眯起雙眼大步推開門。

「嬤嬤,我回來了!」

他手裡還抓着那根用布包裹的雞腿。

雖然肚子餓的咕咕叫,君無焰卻並沒有打算自己吃。

十二歲被送來西楚國做質子,一開始的時候那些宮人還對他很是尊敬,可自從東陵國那邊停了歲供之後,他就徹底被摒棄了。

他成了兩國之間的一枚棄子!

宮裡的人看他的眼神瞬間從高高在上的皇子,變成了比下人都不如,如果不是嬤嬤這些年一直努力做一些綉品給他換點兒吃的,他恐怕都長不到這麼大。

這種日子君無焰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。

而且嬤嬤年紀大了,如今更是老眼昏花,已經做不了活兒,他就只能去幫宮裡一些小太監去做些事,好從他們手上換到一點兒食物。

然而,他剛跨步進門,就感覺到屋子裡陣陣冷意襲來。

心中湧起一陣不好的預感,君無焰立刻摸索着桌子上的半截燈點燃。

房間裏面的光亮,讓他看到躺在地上人事不知的林嬤嬤,他面色驟然大變,立刻撲了上去。

「嬤嬤,你快醒醒……」

楚芊芊藉著夜色走過來的時候,正好看到君無焰從自己居住的偏殿跑了出來。

這裡荒涼至極,隔着一道宮牆就是太監們的居所,因此附近的宮殿都空空如也,猶如冷宮。

楚芊芊沒敢出聲,她看着君無焰慌慌張張的臉色,原本想要追上去,可是她驟然想到了一件事,面色猛然有些發白。

她並不是什麼記性好的人,更何況又時隔十年,如今能想起來已然不易。

她記得君無焰有個從小陪他長大的奶娘。

後來某一天,他的奶娘死了。

難道就是今天?

身後跟着她一起過來的蓮青小聲嘟囔着:「公主殿下,這裡陰森森的,晚上會不會有鬼呀!」

楚芊芊抿了抿唇道:「別胡說,怎麼可能,咱們進去看看!」

「哦,好……」

兩人加快腳步。

君無焰走的時候,房門只是勉強關上,楚芊芊一推就推開了。

她走進門,就看到昏暗的房間之內,穿着一身單薄棉衣的老人躺在床上。

床上的被子潮濕又冷硬,屋子裡也不比外面好多少,楚芊芊一說話,都能看到自己呼出來的哈氣。

她摸了摸林嬤嬤的額頭,燙的她手指都哆嗦了一下。

「蓮青,你去請太醫過來!」

蓮青整個人都愣住了。

「公主殿下,現在是大半夜,您要請太醫來北宮這裡嗎?」

楚芊芊看了她一眼:「讓你去你就去,就說本宮不舒服,太醫會來的。」

「哦,奴婢這就去!」

蓮青雖然不聰明,卻重在乖巧聽話。

楚芊芊看着林嬤嬤漲紅的一張臉,心裏也不由得打起鼓來。

想到是因為自己讓人綁了君無焰,才導致他沒能晚上回來,提前察覺到林嬤嬤身體不適,最終耽誤了救治的時機,她心裏一時間不是滋味。

而且……

她看了一眼這房間。

沁人骨縫的寒意讓她冷的一哆嗦,殘破的不像給人住的地方。

沒想到君無焰在西楚宮中竟然過的是這種日子。

他會怨恨西楚,會怨恨她,也是理所應當。

楚芊芊忍着冷意,將自己身上披着的狐裘脫下來,蓋在了林嬤嬤身上。

她也不在乎林嬤嬤身上究竟臟不臟。

楚芊芊冷的在房間里搓手跺腳,想着自己明天要不要吩咐人將他們搬到自己的金翎宮內。

就在此時,門口忽然一道聲音傳來:「你怎麼在這裡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