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楚筱筱君無焰什麼小說 第4章_睿臺小說
◈ 第3章

第4章

她眸子里盛着怒火,比傷在她自己身上還要覺得難受。

「是誰幹的?」

楚芊芊哽咽道:「我就是想和四姐說幾句話,結果起了爭執,她就……就咬了我……」

楚筱筱聽到楚芊芊的話,她不敢置信的看向她:「我沒有,我一向對五妹妹最好,我怎麼可能傷害她!」

許皇后怒視着她,「怎麼,難道還是芊芊自己咬自己不成?」

「這……我不知道她手腕是怎麼回事,真的不知道,還請皇后娘娘明察!」

楚筱筱只感覺自己冤枉極了。

完全就是啞巴吃黃連,有苦難言!

聽到楚筱筱還敢狡辯,許皇后臉色頓時更沉了,她眯起雙眼看向楚筱筱,聲音冷沉:「你,過來。」

楚筱筱雙腿有些發軟。

她害怕許皇后。

許皇后就是個瘋子,仗着自己許家在西楚國的權勢橫行六宮,霸道的要命。

宮裡所有人都要聽她的,不聽她的話,下場絕對好不了。

即便是她母妃,當今貴妃娘娘,也要在她面前低頭忍讓。

「啪!」

一巴掌扇過來,直接將她臉打的歪在一邊。

楚筱筱整個人都被打的眼前陣陣發黑了,腦袋嗡嗡作響。

她捂着臉,一個字也說不出,只是低眉順眼的咬着牙。

解釋根本無用。

許皇后根本不講道理。

打了她一巴掌之後,許皇后也不解氣。

那張明明溫婉漂亮的臉,這會兒因為怒火變得多了幾分凌厲。

眼尾微紅,即便是已經年過四十,許皇后的容顏依舊稱得上風韻猶存。

「好歹毒的心思,明明知道芊芊她身體柔弱,你還敢對她下手,還想要推脫責任,這是誰教你的?」

楚筱筱低下頭,害怕自己再說話還會被打。

她嚇得渾身發抖,臉頰都已經腫了一圈。

「貴妃如果不會好好教養,本宮可以幫她,來人,帶四公主下去學規矩。」

「是!」

幾個嬤嬤走過來,抓住楚筱筱就將她帶了下去。

楚筱筱氣的渾身顫抖,卻礙於強權不敢放肆。

所謂學規矩,不過是想要變着法的收拾她罷了,就因為她母妃是貴妃,所以許皇后看她最不順眼。

最重要的是,她還有個身為皇長子,備受父皇信任的親哥哥。

許婉柔自己生不齣兒子來,自然就將火氣撒在了她身上,她都明白!

許皇后才沒管楚筱筱怎麼想,輕輕拉着楚芊芊坐下,一邊哄一邊給她擦眼淚。

「芊芊別哭了,再哭母后都要心疼死了。」

楚芊芊聞言,立刻噤聲,她揚起已經哭紅了的精緻小臉。

「是芊芊不好。」

「你怎麼不好了?都是別人不好!」

楚芊芊窩在許皇后溫暖的懷裡,說什麼也捨不得出來。

聞着母后身上令她安心的味道,她心酸又難過。

然而,一個想法卻在她的腦海之中越來越堅定,看着母后垂眸擔心看着她的表情,她緊握着拳。

這輩子,她一定要保護好家人。

不還要付出什麼代價!

即便是難如登天,這天她爬也要爬上去!

整個生辰宴,楚芊芊都陪在母后身邊,看着面前人來人往,虛與委蛇。

那些人的嘴臉,在前世楚國覆滅之時暴露的一覽無餘,她曾看的真真切切。

生辰宴結束後,楚芊芊帶着一大堆的禮物回了金翎宮。

那些禮物她上輩子已經收過一次了,不同於上一世的興奮開心,這次她甚至看都懶得一眼。

蓮青還拿着一個盒子,一邊走一邊送到楚芊芊面前。

「公主殿下,這是大公主給您送來的,好像很貴重……」

楚芊芊回道:「嗯,是一支血玉簪,價值不菲。」

蓮青愣住,看了看還沒打開的盒子,有些狐疑的輕輕晃了晃,卻沒敢打開。

也許是五公主無意間知道大公主送什麼也說不準。

她立刻加快腳步跟上,陪着五公主一路來到金翎宮內。

楚芊芊對蓮青很是信任,這丫頭在她被抓之前都一直陪在她身邊,並沒有跟着那些宮人們一起逃離。

外面天色已經深了,冷空氣好像都能從棉衣外面鑽進來,楚芊芊拎着從御膳房那邊拿的食盒進了屋。

君無焰依舊被綁在椅子上,只不過他已經歪着頭靠在椅背上睡著了。

閉着眼睛的少年眉頭緊鎖,即便是夢中都不安穩。

楚芊芊也沒喊他,就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君無焰對面,將食盒打開。

食物的香味從食盒裏面散發出來,上面擺着的一隻燒雞還冒着熱騰騰的蒸氣。

君無焰也許被餓得很的,猛然間睜開雙眼,就看到楚芊芊撐着下巴坐在他對面。

見他醒過來,她指了指食盒裏面的飯菜。

「吃嗎?」

君無焰依舊被堵着嘴,說不了話,只是冷冰冰看着她,沒有任何反應。

楚芊芊將他嘴裏的布拿下來,這次學聰明了,站在一個比較安全的距離。

她道:「想吃的話我喂你。」

楚芊芊舉起一條雞腿,然後主動放在君無焰唇邊。

然而,君無焰卻緊閉着唇,沒有張開嘴。

楚芊芊想了想,「沒下毒,不信你看?」

她反手自己咬了一口雞腿。

看到她的舉動,君無焰表情冷淡,少年依舊眼神陰鷙,好像寧死不屈的鷹隼。

她把君無焰的嘴唇都蹭的油亮亮的,也沒見他吃一口,楚芊芊為數不多的耐心頓時告罄。

她將雞腿放回食盒裏面,然後往前推了推桌子。

「既然我喂你你不吃,那你就拿出之前咬我那股勁兒,自己吃好了。」

楚芊芊站起身轉身就走。

然而突然間,少年有些沙啞,卻極為好聽的聲音從後方傳來。

「站住。」

楚芊芊以為君無焰回心轉意打算好好吃東西了,立刻回頭看過去。

卻見到少年臉頰憋的漲紅,唇角動了又動,也沒有發出聲音。

就在楚芊芊以為他什麼都不會說的時候,他開合的唇瓣間終於吐出了幾個字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