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楚筱筱君無焰什麼小說 第3章_睿臺小說
◈ 第2章

第3章

突然傳來劇痛,楚芊芊一聲痛呼,就看到少年壓在她身上,之前推搡間,君無焰直接張開嘴一口咬在了她的手腕上!

守在門外的侍女蓮青立刻問道:「公主殿下,您怎麼了?」

楚芊芊疼出滿眼淚花,她最怕疼了。

可此時卻緊咬牙關,將痛苦的**都咽了下去,一邊掙扎一邊喊道:「我……我沒事,你別進來!」

蓮青不敢多問,但是聽着裏面的聲音,她覺得自家公主真會玩。

好在君無焰因為很長時間餓着肚子,即便是用了全力,也只是在楚芊芊的手腕上留下了一道齒痕,雖然流了點兒血,卻並沒有傷的太深。

楚芊芊掙扎着從他身下爬出來,驚慌失措到衣衫凌亂,領口露出大片細膩雪白的肌膚,她連忙將衣服髮髻整理好,就看到君無焰正仰起頭,舔了舔自己的唇角,好像還露出遺憾的表情。

好像在遺憾沒能直接咬下她一口肉來。

楚芊芊看了看自己受傷的手腕,那些齒痕明顯極了,她一碰就疼得手指發顫。

落下袖子,勉強將那些齒痕遮擋住,楚芊芊怒視着君無焰,一時間不知道拿他怎麼辦。

為什麼她不重生回再早一點兒的時間?

想到自己上輩子做的那些蠢事,她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。

楚芊芊不敢再輕舉妄動,只能忍着疼再將椅子扶起來,迎着君無焰要吃了她的目光,將他的嘴重新堵上。

「不是我不想放了你,我怕你殺了我。」

君無焰冷冷掃了她一眼。

楚芊芊接着道:「以前的事兒是我做的不對,我以後會對你好一些,你能不能放棄前嫌,咱們交個朋友?」

君無焰露出一種看傻子的眼神。

只要想到自己被她百般折辱,踩在腳下,他就恨不得喝她的血,啖她的肉!

楚芊芊正在等待他的答覆,突然聽到蓮青的聲音。

「公主殿下,宴會馬上開始了,四公主過來請您一起過去呢。」

四公主!

聽到這三個字,楚芊芊的眼睛一下子充滿怒火。

她簡單收拾了一下衣服,穿上狐裘披風,最後看了一眼君無焰。

「你乖乖的別亂動,等我回來給你帶好吃的。」

踏步走出金翎宮,楚芊芊看到了一張化成灰自己都不會忘記的臉。

西楚國四公主,當今貴妃之女楚筱筱!

她這輩子都忘不了自己上輩子站在被血洗的西楚皇宮前,楚筱筱穿着一身太子妃的華服,出現在她面前時的那副嘴臉。

她說:「楚芊芊,你真是在溫室里被養大的嬌花,蠢不自知,就連自己看上的未婚夫是北齊太子的身份都不清楚……」

「成親後他不碰你,並不是他憐惜你身子骨弱,而是嫌你臟,幾年前北齊國敗在你外公手裡的齊家軍,死的是他兩位親舅舅……」

那字字泣血的真相讓她心神俱顫,恨意讓她紅了眼,卻已然無能為力。

西楚覆滅,她從高高在上的金枝玉葉淪落成亡國公主,就在無數雙罪惡之手伸向她時,已經成為東陵攝政王的君無焰從天而降。

他帶着軍隊將剛剛還在享受勝利喜悅的楚筱筱一刀劈成兩半,將那些闖入皇宮之內的北齊軍隊殺的片甲不留,將她帶走……

只可惜,她卻只是從地獄進入了另外一個深淵……

回憶直衝腦海,讓楚芊芊的身體一時間有些承受不住,臉色蒼白的晃了晃。

她的貼身宮女蓮青立刻上前一步將她扶住:「公主殿下,奴婢去給您請太醫看一看!」

楚芊芊擺手,她收斂心神,精緻漂亮到極點的小臉上露出一抹脆弱美感來。

「不必,我沒事。」

因為是早產兒,楚芊芊自幼體弱多病,尤其是到了冬季,她都要比別人多穿兩層。

此時她穿着雪白狐裘,一頭烏髮順滑披散在肩頭,僅僅露在外面的白皙臉頰暈染上了一層薄紅,小巧的鼻尖更是紅的明顯一些,讓那張毫無瑕疵,好像從壁畫上走出來的美人面上多了一些活氣兒……

楚筱筱此時滿臉笑容的走過來。

「芊芊,今天你可是主角,怎麼能晚到,快跟我來……」

楚芊芊盯着她的表演,誰能想到,這般溫婉熱情的四姐,會變成那副嘴臉,是西楚亡國的罪魁禍首!

她輕輕點了點頭,故作熱情的陪着她往宴會所在地走去,就在馬上要到地方的時候,楚芊芊突然停下腳步。

「四姐,我有些悄悄話想要跟你說。」

楚筱筱不疑有他,神色溫柔:「行,我讓旁人都退下。」

楚芊芊卻一把拉住她的手腕,將她帶到旁邊無人的藤架後面,避開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楚筱筱正耐心的等她說話,就見到自己那個一向乖巧聽話的五妹妹,忽然仰起頭對她笑了一下,然後下一瞬就捂着自己的手腕慘叫起來。

「啊,好痛!」

聽到動靜的所有宮人立刻沖了過來,包括楚芊芊的貼身侍女。

而楚筱筱徹底懵了,她待在原地身體僵硬,完全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。

楚芊芊咬着唇沒說話,只是眼淚在大顆大顆往下落。

一副受極了委屈的模樣。

就在楚筱筱想要再解釋的時候,不遠處突然傳來腳步聲,許皇后帶着一行人走了過來。

楚芊芊一眼就看到了母后。

想到十年後的自己再也見不到她,楚芊芊心臟在這一瞬間好像要跳出來了一樣。

她眼淚更多了。

只不過這一次不是假象。

一把撲在許皇后懷裡,楚芊芊一開始小聲嗚咽,隨後開始嚎啕大哭。

像是要將自己未來受到整整兩年的委屈都哭出來一樣。

國破家亡,宮牆坍塌,她跑到大殿想要讓母后父皇一同離開。

然而看到他們的時候,他們已經服毒自盡,各宮妃子們也已經一條白綾懸在樑上,上吊自盡。

為了防止自己的屍體死後被羞辱,那些還活着的下人們,一把火將她們的寢宮和屍體燒光。

如今,她終於見到活着的母后了!

許皇后被寶貝女兒給哭傻了眼。

她正要過來參加楚芊芊的生辰宴,甚至剛準備好了生辰禮物,結果就聽到了這邊的動靜。

這會兒看到寶貝疙瘩哭的如此傷心欲絕,她心口一陣難受,臉色不由得沉了下來。

輕輕撫摸她的頭,她安撫道:「芊芊不哭,芊芊告訴母后,到底是誰欺負你了?」

楚芊芊可憐巴巴的在母后面前舉起手腕。

那滲血的手腕立刻吸引了許皇后所有的視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