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楚筱筱君無焰什麼小說 第2章_睿臺小說
◈ 第1章

第2章

楚芊芊死在了床上。

死的時候,金色鎖鏈纏繞在她白而纖瘦的腳腕上,雪白肌膚上面滿是曖昧痕迹。

再睜眼,她便看到那個曾把她囚禁整整兩年的男人,此時正被她踩在腳下。

那張明顯青稚了許多的臉上,一雙如同獸瞳一樣的眸子正在惡狠狠的看着她。

周圍是熟悉的擺設,這裡是屬於她的金翎宮,她看到君無焰被五花大綁在了椅子上,嘴也被堵上了。

她竟重生到了十年前,她十六歲的生辰宴上!

西楚沒有亡國,她還是那個金枝玉葉的五公主!

少年質子眉目陰鷙,一雙如狼的眼神讓楚芊芊瞬間身體僵硬,頓在原地。

像,實在是和十年後的那雙眸子太像了。

只不過那時候的他除了這種陰鷙狠厲之外,還有一種深到了極點的掠奪和佔有慾。

楚芊芊拍了拍胸口,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設,才將腳從少年的臉上拿下來。

房間里一直燃着暖爐,溫暖的熱氣撲面,就連地面都帶着暖意。

楚芊芊凝視着地上這個上輩子睡覺都讓她做噩夢的人,微微咬着唇咽了口唾沫。

她其實是有些恐懼的。

畢竟任誰被囚禁整整兩年,都會不由自主從心裏生出畏懼來。

然而面前這個男人,卻是上輩子所有爭鬥之中最大的贏家。

被囚期間,她聽聞君無焰更是以一己之力統一中原四國。

他設下一個傀儡皇帝,而他作為攝政王掌控皇權,成為了一個人人不敢惹的煞神!

楚芊芊仔細打量少年的臉。

雖然身形消瘦了一些,個頭還沒長開,可是那張臉已經初現稜角。

少年洗乾淨的那張臉漂亮的不可思議。

一雙鳳眸凜傲清高,裏面藏着屬於他的堅韌傲骨,半眯起來的時候眼神像是荒野上的孤狼,黑色的瞳仁中又藏匿星芒。

眼尾微微上揚,泛着一點兒自然的紅意,讓他眉目之中多了一抹艷色,讓人忍不住想要盯着他多看幾眼。

墨眉如畫,鼻峰挺拔,下方薄唇輕抿,唇色蒼白中又透出一點兒淡淡的粉。

這張臉讓她印象深刻,尤其是那雙眼……也是曾經的她,生出逗弄羞辱他想法的主要原因。

想起自己曾經對他的所作所為,楚芊芊突然覺得,上輩子她落在他手裡兩年,是挺活該的。

得罪誰不好,非要得罪這位煞神。

國破家亡,她早就不想活了,然而君無焰告訴她,若是她自盡,他必然滅掉整個西楚。

身為公主她不得不苟延殘喘。

而後,她明知有人送來的飯菜裏面有毒,她也不聲不響的吃了。

這可不算她違約。

命都已經還給了他,上一世他們已然兩不相欠。

按時間來算,她剛開始對他生出興趣,應該還沒對他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……

想到之前那一腳,楚芊芊又不那麼有把握了。

君無焰此人睚眥必報,她記得一個下人搶了他一塊饅頭,後來他讓人將此人抓來,用饅頭把那人活活撐死……

哪怕楚芊芊再怎麼不想再與他有交集,梁子已經結下了,她也沒辦法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。

她迎着君無焰要殺人一般的目光,將他從地上費力的扶了起來。

忽然抬起手摸上他的臉。

指尖的觸感,讓少年忍不住掙紮起來。

楚芊芊看他這模樣,立刻開口道:「別亂動,我看看你的傷。」

君無焰的臉上有一些凍瘡。

楚芊芊幫他將臉上的腳印擦乾淨,然後拿出一盒價值千金的雪融膏,用蔥白的指尖沾了一些,仔細的在他臉上塗抹着。

她的表情很認真,也再也沒有之前那樣嫌惡厭棄的表情,因此讓少年不由自主的安靜下來。

只是那雙看着她的眸子里,卻依舊透着如野狼一般的警惕。

那雪融膏塗抹在臉上,帶着一點兒冰涼。

卻被楚芊芊指腹的溫度化開,暈染在君無焰的臉上。

原本疼痛的瘡口,頓時變得舒緩了很多,也讓房間之內的氛圍變得更加安靜,安靜的連兩人的呼吸聲都清晰可聞。

只不過相比於楚芊芊的輕柔,君無焰的呼吸聲明顯更加粗重些。

楚芊芊塗完葯,將盒子暫時放在旁邊。

君無焰身上已經換了一套嶄新的衣服,只不過依舊是宮裡下人穿的那一種。

粗糙的藍色布衣,包裹着他還有着幾分青澀的身體。

露在外面的鎖骨過於瘦削。

楚芊芊將手放在堵住他嘴的布巾上面。

好在,因為君無焰要被送到她這裡來,堵嘴這布巾是乾淨的。

「我幫你拿出來,然後將繩子解開,先說好,你不準攻擊我。」

君無焰沒說話。

他目光依舊冷冷的看着她。

楚芊芊見他這幅模樣,心中也知道肯定沒辦法講道理,卻也動手幫他把塞嘴的布拿出來。

可就在這一瞬間,原本被綁在椅子上老老實實的君無焰突然暴起。

那雙充滿仇恨的眼睛死死盯着她,然後他整個人連帶着椅子都被撲倒在地。

下一刻,就將楚芊芊死死的壓在地上。

楚芊芊只感覺自己被撞了一下,失去平衡倒在地上,完全沒有預料到已經成為階下囚的君無焰會不管不顧的撲上來。

她甚至都還沒給他解開繩索。

「啊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