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testdirect.org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楚筱筱君無焰什麼小說 第10章_睿臺小說
◈ 第9章

第10章

楚芊芊巴不得他趕緊滾。

她演技不咋樣,因此不喜歡聽面前這男人在她眼前唧唧歪歪。

見柳相元這次終於走了,楚芊芊立刻道。

「蓮青,傳本宮命令,今後這金翎宮,唯柳相元和狗不得入內!」

她頓了頓,又道:「本宮說的狗,就是四公主楚筱筱!」

蓮青怔住,「四公主……狗?」

楚芊芊瞥過來看她:「怎麼,我說的不對?」

「對,公主殿下說什麼都對!」

楚芊芊又看向君無焰:「本宮說要罩着你,今後這後宮之內你誰也不用怕,如果有人欺負你就回來跟本宮告狀,本宮幫你出氣!」

少年聽到這種話,頎長身影頓在原地。

他微微抬起頭揚起下巴看着楚芊芊要走出房門的背影,眼睛裏好像多了一點兒細碎的光。

好像長這麼大,還從未有人跟他說過這樣的話。

哪怕……是假的。

楚芊芊是坐着轎子去的皇后寢宮。

結果剛到宮門口,就聽到不少下人躲在角落裡竊竊私語,一臉吃瓜看戲的表情。

楚芊芊皺眉,立刻讓人將兩個人抓過來。

那兩個宮女被君無焰壓着,跪在楚芊芊面前。

「奴婢拜見五公主,公主殿下萬福金安!」

「你們剛才在說什麼?」

「啊?是在說……說皇后娘娘和皇上在宮裡吵起來了……」

「什麼?」

楚芊芊也管不了那麼多了,直接從轎子上跑下來。

她提起裙擺,直接在眾目睽睽之下闖入皇后的鳳鳴宮內。

周圍的宮女嬤嬤,看到是五公主,根本沒有人敢出來阻攔。

楚芊芊氣喘吁吁來到皇后門外,就聽到裏面在摔東西的聲音。

說話的人是她的父皇,當今的西楚帝王楚楦。

「你非要這麼氣朕嗎?」

許皇后冷哼了一聲。

她性子一向剛烈,哪怕是面對當今皇上,也不退半步:「妾身怎麼敢氣皇上,馮貴妃想要讓妾身將四公主放回去,就讓她親自過來求情,為何要通過皇上來對妾身施壓?」

「不過是一件小事,你關着筱筱一天一夜,差不多就行了。」

「差不多?怎麼能算差不多!我家芊芊被欺負,手腕被咬破了,本宮這個皇后,還要對她馮家感恩戴德嗎?」

楚芊芊聽到兩人的對話,腳步驟然頓住。

她沒想到,昨天生辰宴上,她和楚筱筱之間發生的事,居然會捅到父皇那裡。

甚至馮貴妃都跟父皇鬧了起來。

如今的西楚國,許家掌兵權,馮家掌朝權。

可謂是一文一武,成就了當今聖上的左膀右臂。

楚芊芊知道,父皇母后之間有很深的矛盾。

兩人在外人面前好像恩愛夫妻,琴瑟和鳴,可是實際上見了面就吵。

父皇每次來鳳鳴宮,都是黑沉着一張臉出去的。

然後母后就會在房間里偷偷掉眼淚,整宿整宿的沒法入睡。

許皇后曾習過武,雖然多年不曾摸過刀槍棍棒,身體素質卻遠超其他宮妃們。

因此大多數宮妃都不敢在許皇后面前多嘴多舌。

「父皇,母后!」

楚芊芊忽然在門口出聲。

兩個剛才還在吵的兩人瞬間怔住,看向門口。

楚芊芊跑的很急,氣喘吁吁,白皙如脂的臉頰上暈染了一層薄紅。

她推開門走進來,眼眶微微泛紅。

許皇后臉色立刻變了,她放棄了和楚皇爭吵,連忙來到門口將楚芊芊抱在懷裡。

「芊芊你怎麼自己跑過來了?周嬤嬤,你去帶五公主去偏殿候着,把她最愛吃的糯米糕給她送過去……」

「老奴遵命。」

周嬤嬤一直守在門口,聽到皇后的命令立刻進門,就要去挽楚芊芊的手。

然而,楚芊芊卻避開了,正色道:「我知道父皇和母后在為芊芊的事情吵架,都是芊芊不好,母后和父皇能不能別吵了?」

許皇后聽到楚芊芊這麼說,微微愣了愣。

她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頭,溫聲細語道:「芊芊乖,這是母后和你父皇的事,你不懂,等你長大了就明白了……」

楚芊芊其實心裏早就明白了。

父皇和母后之間的問題已經不是簡簡單單一兩句話就能說得清的。

她的母后並非一無所出,而是曾經有過一個孩子。

也就是她的哥哥。

然而才兩個月,就莫名其妙夭折了。

許皇后當時憤怒至極,打殺了當時照顧小皇子的那個奶娘,最後順藤摸瓜查到了馮貴妃身上。

然而好不容易找出來的證人死了,線索因此斷了,許皇后將此事告訴了楚皇,希望他能夠為自己的兒子做主,結果最終這件事不了了之。

甚至馮貴妃還故意帶着人,來到她母后面前陰陽怪氣。

這些事都是後來,楚芊芊從周嬤嬤的口中得知的。

現如今的她,還是被母后保護在羽翼之下的雛鳥。

楚皇也道:「芊芊,這件事和你無關,你聽話些。」

楚芊芊卻抬起頭,目光迎着父皇的雙眼道:「父皇最近在愁難民的事吧。」

楚皇負手而立,他雖然已經年過四十,不過眉宇之間卻依舊透着銳芒。

身穿龍袍,一身威嚴的他微微頷首,那張不失英俊的臉上露出一抹疑惑:「芊芊怎麼會突然關心這個?」

楚芊芊只稍微回憶了一下,就想起了今年發生的一些大事。

馮家雖然全是文官,可是馮家勢力在整個西楚盤根錯節,根深蒂固。

馮家一脈更是做過不少買官賣官,搜刮民脂民膏之事。

雖然都是氏族之人所為,明面上和馮丞相等人沒有關係,可是背地裡的供奉卻少不了。

而如今西楚國北方今年秋收困難,百姓種的糧食還不夠稅收,以至於餓死凍死了不知道多少人。

難民大批量南遷,一路上哀鴻遍野,屍骨遍地,已經成了一大禍患。

如今過了年關,楚皇卻因為剛拿出軍費,一時間國庫空虛,沒辦法拿出太多銀子去管那數十萬難民。

因此楚皇想要讓馮家幫忙,最好能夠想辦法讓馮家拿出銀子來救濟難民。

楚芊芊抬起頭,「馮家富可敵國,他們以此為**來威脅父皇,所以您才會來找母后,讓她放了楚筱筱,對嗎?」